上官钰琪

远方的明星掉了下来,我也不再期望什么偶像。从此以后,我会发光,照亮身边的人和事。

『灵魂互换+冬泳』有毒的一天

这是谁!不会是过去的我吧?

沙瑞金看着自己床上的人,不对,自己床上的自己……也不对!之前高育良家里来了个高老师,那自己难道也要遭遇一次?


这都不是重点!李达康呢?

“达康?!”

嗯?这个声音,不像是自己的。但是床上的人明显被吵醒了。


“沙瑞金!大早上的喊什么?”

好的,他倒头又睡了。

不行,这绝对不行!

“醒醒!你没发现什么不对吗?”

两个人站在镜子前面,才彻底认清事实……灵魂互换这么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东西,降临在自己身上。


“先别感叹了,说说,怎么办?”

“这……先把今天过去再说吧,我去给你找我今天的工作安排。”

“今天不是要开常委会嘛?把你准备的那些会议资料都给我!不然肯定得穿帮!”

紧锣密鼓的折腾着,好在最近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嗯,也就那么几点每次都要提的,还有一些小的注意事项。随便吃了点早餐,两个人下楼去了,坐上了两辆不同的专车。


“沙书记,您今天出来的比平常晚了些,是个李书记交代得久了吧?”

嗯?这个司机怎么这么多屁话的,这算打探领导隐私吧!而且这种私人关系,不能透露出去的。

“我和李书记也就是交谈工作,谈到夜深了所以我才在他这留宿的。还有你,专心开车,下次别问这些有的没的。”

咦,今天的沙书记好凶哦。


而另一辆车上的“李书记”倒是春风满面的样子,不是沙瑞金的魂在高兴,只是他习惯面带微笑而已。但是李达康就不一样了,平常就板着个脸的。

“李……李书记,是我车开的不好吗?”

“挺好的。”

“您笑着不说话,怪慎人的……”


很快到了常委会的会场,沙瑞金捏了捏自己身体的脸。

“我说你,别摆这么难看的表情啊。笑一笑,像我平常那样。”

“那你也别用我的脸笑的那么欢,特别是看到高育良的时候。”

“好,那你之后发言我配合着你。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众常委都陆陆续续地来了,沙李二人也停止了窃窃私语。这场会和以往的会有一点点差别,就是李达康接话接的多了。还有就是,沙瑞金竟然会对一些话透露出……讨厌的表情。平常喜怒不露言表的省委书记,突然这样让看到的人觉得背后一凉。


莫不是,沙瑞金对李达康有什么不满了……高育良在心中猜测着。会议结束之后,两个人都要回省委的嘛。高育良就很自然地,很顺路地跟在“沙瑞金”身后。

“沙书记,今天心情不太好?”

“没有,育良书记多虑了。”

“有的人的他是比较犟,还是得多担待。”

“你说我吗?”

嘴快一不小心说错了……

“我说咱们的李书记呢。”

“好的,那你就别说了,我不想听。就这样,育良书记,你的办公室到了。我走了。”

怪了,以前在他面前打李达康小报告的时候好歹会周旋一下,今天怎么就那么快拒绝听了。


熬到了下班,这本来是相安无事的一天,本来是可以回去好好睡一觉然后迎接正常的明天。可从一开始,就证明,这是有毒的一天。

“老沙,你不是说和我去比一比游泳的嘛?怎么?忘了?”

“这……田书记,我说过吗?”

“你还想耍赖啊?谁前几天拍着胸脯说一定能赢我的,你别不是怕输了你那罐子茶叶吧?”

“改天改天,我今天还有事呢……对!我要去找李达康,交代一些工作上的事。”

“别去了。”

“田书记,我真的是因为工作上的事……”

“我没拦你,他人就在楼下了。”


三个人,在省委办公楼的大厅里。三位书记,你看我,我看你。

“达康书记,应该不会介意我先拉沙书记去游个泳吧?你也可以一起去观战。”

“沙瑞金”的眼里透露着不要,这么冷的天游什么泳啊!


“好啊。”

他们去了附近的体育馆,已经有好几个老干部都在那等着了。李达康意识到,原来沙瑞金不只喜欢打篮球……

“你会游泳吗?”

“小时候去池子里摸鱼的时候游过。”

“那行,以我的身体素质赢了国富不是问题的。你别给我丢脸啊。”


被推去更衣室换了泳裤,不知道是不是肌肉的作用,李达康没有觉得有多冷。做了准备运动,等裁判吹哨之后大家都下水了。嗯,很好,下水姿势很不错。

但是,嗯?人呢!沉底了嘛?李达康已经大半分钟没有露出脑袋来换气了。沙瑞金丢了个救生圈过去

“不行就出来吧!”

“李书记,你太担心沙书记了吧?”

“育良书记……”


水里的人,露头了,换了口气又沉下去游了。虚惊一场,最后算是平安上岸了。

“你不是以前游过嘛?”

“是啊,摸鱼就要沉下去摸嘛。”

“老沙,原来你不会游泳啊!早说嘛,这样看起来像我欺负你似的!”


告别了笑的像朵菊花一样的国富同志,两个人离开了体育馆。决定晚上还是去省委大院吧,毕竟李达康家里还有杏枝,被发现的几率太大。

晚饭之后两位坐在餐桌左右,对视,盯着自己的身体看,希望灵魂能够穿回去,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算了,我去看规划图了!”


各干各的去了,洗澡的时候……嗯,没什么好看的,反正在床上都看过了。不过李达康还挺喜欢这种有肌肉的感觉,看起来很强的样子。


时针走过了十点,到了沙瑞金要睡觉的时候了。但是用李达康的身体,躺在床上,就睡不着了。走到书房,嚯!平常十二点都不一定睡的人,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达康,达康,回去睡吧。”

没反应。


摇他一下,没反应。原来自己的身体可以睡的那么沉的嘛,开始怀疑一一六的晚上小白不是没来叫自己,而是叫了自己没有醒过来……

好吧,只有把人搬回去了。可惜李达康这个细胳膊细腿,只能抬起来一点点就不行了。一下子,椅子上的人重心不稳,摔了。看着真疼……

“嗯?沙瑞金,你干嘛!”

“我来叫你回房睡觉啊。”

“那你摔我干嘛……嘶……”


一觉醒来之后,身体换了回来,终于告别了有毒的一天。李达康觉得还是自己的身体好啊!


只是今天的各位看见捂着腰的沙书记,还有脸上带笑的李书记觉得这个世界变了,说好的沙李一生推呢?

衣柜深处

*无脑小段子

沙瑞金第一次来到市委宿舍的时候,抱着对李达康的好奇【划掉】关爱,在他生活了这么久的家看了一圈。

“沙书记,我去给您泡茶。”


转了一圈,发现每个客房都有一个衣柜。后面慢慢熟络了,李达康说那是欧阳菁用来放衣服的。嗯,理由充分,丝毫不会让人怀疑。

有一次沙瑞金在某事后帮李达康拿内裤的时候,发现最底层的抽屉是锁着的。鉴于还要去照顾床上的爱人,所以沙瑞金没有去想太多。


直到李达康要搬进省委大院,不得不收拾这边的东西。杏枝把衣柜里的东西都搬了出来,看看哥哥有没有要丢的旧衣服……

“哥,你这堆袋子还要不?不要我拿去买菜了!”


那个衣柜深处秘密的抽屉被打开之后,里面竟然是一堆宣传袋。
“共建文明京州”
“弘扬法治精神”
……
宣传部做的各色宣传袋。

“达康同志的收集癖好?”
沙瑞金忍住不让自己笑,但这种东西被锁起来的确十分诡异。
“……忘了扔了而已,杏枝你要就拿去吧!”



#脑洞源自看见一位公仆同志的后备箱里全是这种袋子,有感而发2333333全程无脑,笑笑就好。

脑补尼康第二部出场的N种方式2

一切皆为看微博图片的随意脑补,不可当真:-)

『换头康』


新年新气象新尼康……


金秘书对着自己的领导,傻眼了。自己这不就外出学习了一阵嘛,怎么……这位李书记变化有点大?


“盯着我干嘛?”


“书记,您好像有点不太一样了……”


“嗨!谁能一直都一个样?”


“哦……说的也是……”


嗯,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对吧!就是矮了点,变壮了点,而且声音不一样了而已,就这样而已!


【今天的金秘书想报警了】


『换头替身康』


【这一部,尼康换头惹,老沙不在惹……狗血在我的脑子里泼了起来。】


“跟我走吧,去我们该去的地方。”


“可我在京州这么多年了,已经有了感情。我到底放不下京州。”


“可在这,我们太受限制了。你在这等了我五十多年,我也终于找到了你。我们不必再受世俗监管了,不是嘛?”


“可我……”


“若真放不下,我留两个替身在这里吧。”


千年老道沙瑞金用泥土捏了两个小人,变作了沙书记和李书记的样子,让他们好好看着汉东。而本尊,经历完轮回的考验,终于可以将爱情修成正果。老道沙瑞金牵起狐妖李达康的手走向他们的世外桃源……


“我怎么觉得你做的假人有点不像我……”


“……你现在该想的,是这事嘛?”

【复健】还是会想起你

“哎哟!老爷子,您怎么又用刷牙的杯子喝水了!您的水杯在这呢!”


养老院里护工跟在一个老年痴呆的老人身边,看着他不让他干危险的事情。老人皱起眉头,看看手上已经有锈迹的表大声说道

“小金呢?!这都几点了,让他去取个水杯怎么这么慢?一会儿省委还有重要的会议要开呢。”

“老爷子,老爷子!您退休这么些年了,还开什么会啊?”

“你这个小同志在说什么?我才五十多岁而已,我还能再干它几年呢!”


老人嚷嚷着还拿起一份掉在书桌旁的京州旅游地图来看,嘟囔着

“杏枝怎么回事?不是让她把我的规划图放好的嘛?”


他抖抖地图上的灰,小心翼翼地把地图挂在墙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京州,手指时不时在上面描摹着什么。

没人会把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和当年雷厉风行的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联系在一起,可事实就是如此地残酷。从市委书记的位子上下来之后,李达康没能继续往上爬了。退居二线,去了政协。


“达康同志,这是你最后一次来开省委常委会了……在工作的方面,和你道个别。希望你能在另一个岗位发光发热。”

沙瑞金依旧用他柔和的目光看着李达康,只是和刚认识的时候不一样。两个人都老了,两鬓都染上了白霜。


“谢谢沙书记,我会在政协那边好好干的。”

在政协轻松多了,没有让人焦头烂额的文件,也不会有人在办公楼下面静坐示威。只是心里头空落落的,好像少了点什么?李达康觉得是一时闲下来自己不习惯了,就把头埋向了工作中。


本以为和沙瑞金就是工作上的道别吧,结果之后也没有什么私交了。接着他的任期也到了,北京那边把他给调了回去。

“挺好的,沙书记的家本来就在北京,他这是回家去了,挺好的。”

“老李啊,你不去送送人家?”

“我送什么啊我,要送省委书记的人多了去喽。”

“嗨!当年那沙李配传的沸沸扬扬,我以为你和沙书记私交也挺不错的呢。”

“没那回事,就工作关系而已。”


在工作上他们的确是很好的搭档,李达康大刀阔斧搞改革搞经济,沙瑞金就在省委给他做后盾。京州前前后后接了几次峰会,慢慢也挤进了新一线城市。李达康政绩不错,可是当年的一一六,还有后面发生的华福公司职工讨薪,都把他拦在了省政府门外。

从政协下来之后,李达康就开始了真正的养老生活。佳佳在欧阳出来之后就去照顾欧阳了,大概一年也不会来见几次他了。养老生活就看看书泡泡茶,刷刷朋友圈看看老朋友们最近过得如何了。


杏枝抱孙子了,得回家帮着带孩子。李达康就得自食其力动手做饭了,有天买菜回来走在路上,不小心给车撞了一下。送去医院之后,倒没什么大伤,就是脑袋磕破了点皮。那一段时间倒是没有发生什么,可之后李达康就渐渐变得痴呆了。

“爸?爸?”


以前佳佳来敲门李达康肯定不管手上有什么事都会放下,立刻去开门。可是这次他突然想不起来外面的人是谁了……他很犹豫要不要开……

“我自己进来了!”


李佳佳掏出了钥匙,打开门之后就看着自家老爸站在玄关傻愣愣地看着自己。

“嗯?你怎么刚刚不开门啊?还让我费劲找钥匙。”

李佳佳放下了手上提着的水果

“你是谁?”

“我是你女儿啊,我是谁?”

“哦……对……”


越看越不对劲,李佳佳还是决定把人送到医院再查一查。


“你爸可能是因为脑外伤造成的老年痴呆,又或者是有家族遗传的因素……”

回去之后李佳佳不放心她爸一个人住了,但是接到自己身边,她妈那个脾气……算了,还是送到养老院吧!李佳佳还掏钱给她爸请了个护工,看着他。


除了有时候说话说不清楚,犯点小糊涂,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只是有时候就无缘无故地在那傻乐

“老爷子,您在想什么高兴的事嘛?”

“我在骑车呢!”

“哟,您和谁骑车?”

“沙书记啊,这环湖二十七公里您行吗?”

“沙书记,是不是咱们之前那个省委书记啊?”

“不对!你应该说,你行我就行!”

“这真糊涂了!得了,老爷子赶紧睡午觉去吧!”


在午后的阳光里,悠长的梦绕到了几年前。心底那份指点江山的快意,还有并肩建设城市的踏实,都让人不得不想起那段日子,那个人。

脑补尼康第二部出场的N种方式1

一切皆为看着微博图片随意脑补,不可当真:-)


『男N号式』


【背景:国企职工讨薪事件被热心网友发到网上去了,还有现场直播。】


“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之前不提醒我!xxx,失职!我要你马上给我把这件事调查清楚,并合法解决职工们被拖欠工资的问题!”


“好的李书记!”


然后xxx成为达康书记的化身,帮助男主成功讨薪并帮助国企转型。


【一场戏就杀青】


『灰色人物』


国企里那些不满的职工,拉着横幅在市委楼下静坐。李达康站在窗边往下看,心中似有在思量什么……


“小金,让市局帮我调查一下这个人。”


李达康用手指指了指领头那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示意小金。


“让赵东来单独找我来汇报。”


『救世英雄』


下班回家的路上,李达康的专车在路上行驶着。一如既往地路过华福公司,不同以往的是今天聚集在这里的人很多。


“调头!去看看那边出了什么事。”


人们的嘴里喊着“讨薪!”“弄死那个狗老板!”,李达康一边拨打着电话叫赵东来派人过来维持秩序。另一边他正在走向人群中间。


“大家静一静!大家如果有什么要求应该用合法的手段去解决!”


领头的发现来了个人,还西装革履的,便叫后头的人安分了下来。


【领头的人一通解释发生了什么,李达康用他聪明的小脑瓜子想出了大致对策。】


“所以,请各位相信政府,一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的!”


职工得到了一个回复便也散了,用手机录视频的人都在网上夸赞市委书记是现在人民中间为人民考虑事情的。

感动,超感动(つД`)ノ

非常棒的国庆节礼物了(´・ω・`)

典型性语c崩皮-沙李篇

👌申明一下,以回复评论里的各位关于我群,我群不崩皮。

在我群崩皮会被人提醒,在我群撒泼会被人踢掉。
我们不要神奇的设定,我们只要高端的操作。

语c群谢绝以某对cp为中心,谢绝一直披着匿名来讥讽别人的人。

我群不与某cp群同流合污,欢迎各位进来窥屏。

至于这件事情的本身,公道自在人心。

。:

(新人经验,胡乱总结。圈外人看了哭笑不得,圈里人看了深感心痛。随意diss,随缘反驳。)

『典例1』人妻娇娃李达康

李达康:【窝在沙瑞金的怀里,蹭他的胸肌。往上抬脸看着这个帅气的男人。】沙沙~我爱你。
沙瑞金:【温柔地抚摸着怀里人的毛寸,轻声回应着。】我也喜欢你,我的康康。
李达康:【趁他不注意偷偷亲他一口,然后害羞脸红地不敢看他。】

[李达康,一霸手而且有骨气地很!纵使他对领导表现的圆滑,但是他骨子里是个真男人。]

『典例2』怀孕嘴馋李达康

【背景:沙李二人响应国家奖励生育的号召,一个刚刚好,两个更更妙。】
李达康:【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看着厨房里给自己做夜宵的沙瑞金。】我想吃蛋糕嘛~
沙瑞金:晚饭是没吃饱嘛?【宠溺地对他一笑】
李达康:哼!【装作很生气】又不是我一个人吃,还有你的两个孩子呢,木子个水少都要吃的!
【然后李达康吃撑了,沙瑞金非常温柔地给他揉肚子。】

[已经不是不忍直视了,简直就是看一次戳自己一次眼睛。生子梗很暖很美好,可是呀,李达康是个成年人,是个正常的聪明人。]

『典例3』热心二老

【王老陈老听说李达康怀孕可高兴了,给他爱吃的——咳,隔三岔五来串门,每周都要请吃饭。】
陈岩石:【拨通了电话】小金子呐,周末来我们这吃饭吧。
王馥真:【在电话一旁吆喝】对呀对呀,达康想吃什么,我给他做啊!
陈岩石:哎哎哎!要不要我们过去照顾他呀?

[我知道二老心地很好,可是人家都八十老人了,能不能让人家好好过个晚年?而且让陈老起死回生这个设定我佩服,但是让他来干这种事,我更希望他在天堂安好。]

『典例4』披着欧阳皮的李佳佳

【语c系统有bug,没有李佳佳,于是出现了当闺女的欧阳菁。】
欧阳菁:【一把抱住沙瑞金】沙叔叔,我好想你!
李达康:【皱眉】李佳佳,你干什么!
欧阳菁:【抱紧沙瑞金】哼,还是沙叔叔做我爸爸好!
李达康:他是我的男人,你不许抢!

[欧阳菁有句妈卖批一定要讲,前妻就算了,当女儿是什么操作?还有两个爸爸……还是监狱里的生活好。]

『典例5』热心群众

热心群众田国富:【散步遇到沙李二人】哟,这恩爱的两口子又出来了!
热心群众陈海:哥,嫂子!
热心群众陆亦可:我是跟着陈海来的……祝您二位百年好合啊!
热心群众吴心仪:李书记你要是对坐月子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

[好的,各位无比热心了。只是沙李不是太阳,别老围着他们转。请好好过自己的生活,谢谢。]

『典例6』家庭煮夫沙瑞金

【早上了】
沙瑞金:【给李达康去买早餐】
【中午了】
沙瑞金:【给李达康送饭】
【下班回家】
沙瑞金:【开火做饭】
【晚上】
沙瑞金:【给李达康做甜点】

[此等沙瑞金,一定毕业于新某方,做厨师一定专业。上抢食堂主厨的饭碗,下踢保姆阿姨的锅盖。只要998——]

『典例7』完全不会被屏蔽的三秒车

李达康:【把沙瑞金拉到床上,和他一起爱爱。】来吧,沙沙~
沙瑞金:达康,你真棒……【弄进去】
李达康:啊啊啊啊啊啊啊~
沙瑞金:【把东西全部给他】
【END】
沙李皮下:羞涩羞涩b

[二位如此纯洁不如弃皮走人吧,方向盘给我,我给你把车开——开,往城市的边缘开,把车窗都摇下来,可你们已做完ai~是我自找伤害!]

『事后』
围观的。:你们能尊重一下角色嘛?
各位: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管的着嘛?不喜欢的话请你退群,请你退圈。你都不喜欢沙李的,在这里说什么呀?

『总结』
尊重角色,拒绝崩皮,从你我做起!
远离黑粉,延年益寿。

沙李文 含pwp 慎点

沙李,仍然是我的心头肉。
我以为我经历过那件事之后就写不出他俩的故事了,
没想到啊,下手就来。
到底是爱的很深,
到底是一路走来。
虽然态度还是比较消极,但是,已经不排斥了。
沙李,仍然是我心里的美好。

今天枸杞养生了吗:

这篇是我跟阿琪 @上官钰琪 对戏时写的 算是满足了一个小心愿 第一次写沙李pwp文 题外话 阿琪已经上高中了 希望你一帆风顺前途似锦 爱你❤
  “高书记,晚上好。”


  “晚上好,达康书记。”


  “高书记心情好啊,肯出来散步”(抱臂)“哪像我,成天窝在办公室里,这一天下来腰酸背痛的。”


  【推眼镜】“是,多锻炼挺好的。沙书记说过,每天锻炼一小时,幸福工作五十年嘛。”


 【微笑】“沙书记的指示没有错啊,我以后也要像育良书记一样多锻炼锻炼。”【准备离开】“那么育良书记,我就先走了,晚上还有会议要开。”


  “达康书记慢走。”(真不知道这李达康想干什么,跑来省委大院就是和自己打声招呼?还是,沙瑞金带他进来的?)


  【甩了甩袖子】(高育良也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自己的得力门生祁同伟又让他碰了一鼻子灰?算了,不想了,找沙书记要紧)


  【回屋去了】(沙李配,能成吗?政治流言,政治流言,能成真吗?)“哎,两个狐狸,要真弄在一起……”


  【已经来到沙瑞金的省大院前】【敲门】“沙书记,沙书记?”(突然后悔自己没有提前告诉白处长关于自己的造访,有些失落)


  【正准备离开,就听见有人敲门,还有熟悉的声音。谁这么晚了还要来办公室找我?小白也没有通报……】“请进。”【摘下老花镜放在一边】


  【看见沙瑞金后久违的笑容】“沙书记,原来您在啊。我敲门好半天了都没人回应,差点我就走了。


  噢?”【疑惑了一下】“可能我一时没有听见吧……那达康同志有什么事情需要找我汇报嘛?”


 【叹一口气】“没什么,就是突然感觉心里堵得慌,想找个人吧,说说话。易学习书记下乡巡视王大路也去美国出差了,也不知道可以找谁了。这不是,来找您了吗。您说,现在的我是不是特软弱啊?我这个人心硬了一辈子,不知道为什么,心又突然软下来了。”【苦笑】


  “达康同志有什么心事想和我说嘛?”【笑着收拾手上的东西】“也行,工作之外我们也是朋友嘛。你吃饭了嘛?”【把一些文件装到包里去】
【有些愣神】“啊?哦,我吃过了。瑞金书记您呢?”


  “还没呐,我让小白给我打包了一份。”【拉上公文包的拉链】“你是想在这和我说呢,还是跟我回省委宿舍?反正我一个人,也不用顾及什么。”【诚恳地看着他】


 【微笑】“我不介意的,老在办公室里解决一日三餐也不是事儿,我还是跟您一起回省委宿舍吧。


  “嗯……走吧”【开门让他先出去,然后锁门。这个点了,办公楼也没什么人。两个人坐着电梯下去了。】
 
 【沉默】“沙书记?”(发现沙瑞金看着地面)“您才是……”(等到沙金的目光看向自己时)【踮起脚勾住他的脖子】“才是我的心事”【吻了沙瑞金】
 
 【毫无防备地被人强吻,还是自己的男下属……瞳孔因为震惊而放大了些许,一把把人推开。】“走吧,小白。”【白秘书已经在电梯口等着了,自己走在前面,李达康跟在后面】


 【突然被沙瑞金推开,眼神有些暗淡,又看见白处长站在电梯口正了正身子】“嗯。”


 【等上了车,看着这个人像受惊的兔子还偏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看着窗外……】“达康同志,我理解你。”【小白以为我们是在谈公事所以没有往后看】“只是,操之过急总是不太好的。”


  “是啊,沙书记您说得没错,是我太毛躁了【微微点头】以后会改正的。”【又勉强笑了一下】


 【也没有看他继续说】“凡事都要按部就班,一步步地来嘛。虽然你的想法可以理解就是操之过急了,过于主动。”


 【突然鼻子一酸】“沙书记……沙书记,是,您才是我最感到操之过急的事。可是,我如果不操之过急,我什么时候才能……才能只属于您?”【声音逐渐变小】


  “老城改造要一步一步来,拆迁的问题需要等下级部门慢慢地调解。”【话题直接转开,好让前面的司机和秘书不要听到李达康在说什么】“老房子要拆,可一些文物性质的东西还是得保留。商人盯着地,可咱们政府得看着百姓的福利,还有国家的遗产吧。你说是吗?达康同志?”【看着他】
 【听到工作的话题心情平复了一下】“是的,沙书记。市政府也十分重视老城改造的问题,我们不能让子孙指着鼻子骂我们忘本啊!请您放心,我代表京州市市政府会给您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语气里还是带着些哭腔】


  “嗯,我知道你也有说不出的难处。政策下去了,人跟着干就是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作为总指挥你得稳住心情啊。”【和他靠近了一点】“该有的,总会有。”


 【还没从糟糕的心情中恢复过来,又听见沙瑞金说的那句话不禁又几分疑惑】“沙书记,您的意思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咧开嘴角笑了】“说话算话?”


  “省委书记说的话,你还不信了?”【到了地方自己拎着饭带着李达康进门去了,看见他眼角还红红的】“身为一霸手的李书记,也会为情落泪呀?”


 【抽了下鼻子】“那也要看我心悦上的,是哪一位比一霸手还要强势的神仙,是哪一位比一霸手更讨人喜欢的省委书记。”


  “省委一支笔的情话,是不是太拙劣了一些?”【开个玩笑,自己在餐桌前坐下】“你随便坐吧。”【拿起筷子就开始吃饭了】


 【没有搭理沙瑞金的话,却径直坐在沙瑞金对面,目光盯在沙瑞金身上】


 【吃了几口饭看着对方在看着自己】“有事就说吧,我听着。”【继续吃饭】


 【眨了眨眼】“没事,即使有事也得吃完再说。”【把手放在桌下】


 【不紧不慢地把饭吃完,然后把饭盒和一次性筷子扔掉】“我真没想过,你这么突然地表明心意。”


 【低下头抠着手】“是,沙书记。我这个一霸手哪次做事被您给预料到?今天赵东来告诉我,当断则断。我想不管怎么样,我不能对不起我这个想干事能干事的个性。虽然不是在这种事上。”


  “预料到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过这么突然的情况。”【微笑】“我没有说你做错了,只是我觉得惊讶而已。一霸手……嗯,易学习对你的监管也没能改掉你这个脾气呀。”


  “易学习哪能管住我这种事,嗯?我对您的感情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走向沙瑞金】“今天,我就向您表达我对于dang,对于人民,对于您的忠心。”【边走边解开自己的领带】


 【看他要做什么】“你呀,就是个急性子。多等一会儿都不行?”【指了指浴室】“你先洗个澡?”


 【把领带丢在一旁,凑到沙瑞金的耳边开始解自己的衬衣纽扣】“都已经开始了,我,洗,个,屁。”【用牙齿轻咬沙瑞金的耳垂】


 【揽住他的腰,看着他急躁的表情。腿抵在他两腿之间】“达康,省委书记的话都不听了?”【把他抱到浴室里去】


 【任着沙瑞金的动作没有反抗,手指点在沙瑞金的鼻尖】“在这种事上,我明明是主动。但如果沙书记要反客为主,好啊,我十二分期待”【脱下自己的白衬衣】


 【掐一把他的细腰,把他放进浴缸里】“别乱动。”【贴着他的耳朵说话,之后扒掉他的衣服裤子放到一旁。】“达康同志,怕痛嘛?”


 【手勾住沙瑞金的脖子】“我……我才不怕。”【身体因为衣物的褪去而有些发抖】“我害怕的是沙书记会拒绝我这个大胆的要求。”


  “霸气拍桌的达康书记也有怕的一天,还是因为我,这算不算是我的荣幸?”【看着他瘦弱的身体,不怀好意的摸了起来】“洗干净了,好睡觉。”【说的就像开会发表讲话一样正经】


 【听见他的话有些吃惊】“什么?沙瑞金,你给我扒得这么干净就只是为了睡觉?”【突然挣脱他的怀抱使用蛮力压住沙瑞金】“那么,沙书记,今晚就让您知道什么叫做李达康强大的政治存在。”


  “那达康同志,不愿意和我“睡觉”,那找我是为了什么?”【一只手压住他乱动的胳膊,另一只手继续动作】“达康同志应该知道一个道理,在面对更强大的政治存在的时候……该服软就应该服软……”


 【躲避他的动作】“当然,当然是为了……跟您……做……做爱”【因为沙瑞金的抚摸起了些反应】“沙书记,您看看我。相信您不会让我失望吧?嗯?”【在他的衣领上喷了口热气】
吻他,舌尖缠绵,只能含糊不清地表达自己的感情】
            下面还有 别急

【李金】套路不成,反被那啥(PWP)

原梗提供者:@基斯兔 
【各位,除夕快乐!】
大年三十,政府部门的各位都放假了,除了一些高层领导和他们的秘书在早上需要进行团拜会。就是向退休的老干部还有当年有贡献的退伍老兵拜年,其实李达康并不想去拜访王老……一来沙瑞金在那,二来陈老的死和自己有点关系,去了太尴尬了。
可是这养老院多大点地方?沙瑞金看市委的人来了,把想开溜的李达康抓了进来。
“达康同志,怎么不进来坐啊?大过年的,还想在门外喝西北风啊?”
人多了也不好,小金在外面守着领导。京州综合科八卦群都已经热闹起来了,有的同志赶早就起床去拜年了,还有的正在去拜年的路上,小年轻不想参合那些事情就开始扯皮。小金有个想法,想皮一下。
「各位同志们,过年好啊。」
「哇!李书记上线了!」
嗯,作为群主的李达康万年不上线,连自己创的京州干部群被改名了都不知道。小金想皮一下,换了头像和昵称,赤裸裸地冒充自家领导。
「今年各项工作都开展的不错,有些同志十分积极,特别是我的秘书,小金!得力助手。」
年轻的已经在皮下笑趴了,稍微上了点年纪的都不大清楚这是套路。唯有李达康的老朋友老易发现,哎,今天达康的语气怎么怪怪地?他平常可不这么直白地夸下属……而且自从一言堂之后,他夸过下属吗?
截图,私发……
「达康,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坐着回去的专车,李达康才看见老易的消息,解除屏蔽一看……这小子能耐啊!顺手改回群里的名字,嗯,京州干部群。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坐在前排正抱着手机傻乐的小金差点把手机扔了,扔之前还机灵地换了头像和昵称,然后乖乖坐好。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李达康在市委宿舍下车之后,没有对小金做什么,小金才松一口气,哎,希望书记没看见之前的消息。
然而李达康只是坐在家里慢慢翻记录,看着这小金冒充自己,好气又好笑。
“杏枝,我晚上就不上你家去吃饭了。”
“哥,您要去哪啊?大过年的?”
“找我秘书去,这傻小子也是一个人过。”
早上东跑西跑的,小金回家之后蹬了鞋就开始泡面。李达康吃完午饭,换了套便装,带了个口罩,去便利店买了一盒一管就直奔小金的家了。嘴里还嚼着面的小金一开门差点没把面喷出来……
车:https://shimo.im/docs/5ei9LG8SweM3KULf

【李金李】双向吃醋

https://shimo.im/docs/UEDf0CQSHRsWcyfo
给群里交群费了!
一个沙李写手这么形容沙李配,不是虐了,就是入了邪教……邪教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