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钰琪

远方的明星掉了下来,我也不再期望什么偶像。从此以后,我会发光,照亮身边的人和事。

我要

*无脑乱写

——————————————————


我的爱人,李达康是一个霸道至极的人。

“我要做大时代的创造者!”

“我要创造太平世界!”

“我要权力……”

“我要你轻点!”


“我要……”


可惜我要回北京去了,他却留在汉东。说好的,他在汉东等我。结果我回来的时候,他却不在这了。

老易说李达康回老家了,我问他,那是哪里?

“隔壁省的一个小山村吧,以前听他提过,具体在哪就不知道了。”



他拿出一封信给我,上面写着:我们结束吧。

事实如此,可我老是忍不住想他。他是我穷尽后半生也做不完的梦,我只是他一念之间的穿堂风。



什么沙书记赵书记……他爱的,到底只是省委书记吧。

他要一切,只是不要我罢了。



(李佳佳买了一束白玫瑰,花朵朝向祖国的那边。)

【沙李】过客(三)

作者 @西风莫负 

愿这个世界,能够温柔对待心灵残缺的孩子。🙏

祝你早日康复。我的西风。🙏

————————————————————

自从那天过后,虽说沙大书记弄巧成拙,但也给李达康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虽然这个印象并不是什么好印象。


好吧,如果说李达康以前对沙瑞金还有一点下级对下级的敬畏话,那现在可是一点也没有了。

这个沙瑞金,是整天闲的没事做吗?

三天两头往自己这里跑。


每次还都带饭来。

市委办公室被他弄得乌烟瘴气的!

自己不就是在他们面前犯了一回胃病吗,用得着这样吗?

而且李达康注意到了,这位沙书记好几次都对自己表现出了想带自己去喝酒的意思。


想个屁!

还喝酒,自己工作那么忙有空喝酒吗?

喝酒不办事,办事不喝酒。

哦,也有个例外。

在林城的时候,李达康有一个极为光辉的战绩,至今在汉东这片土地上还是广为流传。

当然,绝对没有入过沙瑞金的耳。


一顿饭,两斤白酒,三个项目。

管他喝不喝,先把酒倒上。

这位市委书记的酒量,那可是练过的。

虽然现在胃不如以前好了,但是毕竟有着那个基础。

想要灌醉他李达康,首先你自己得醉。


“沙书记,太麻烦您了!不过,您——不忙吗?”

李达康这话恭敬中带着嘲讽。

“忙,但是再忙他也得吃饭啊!”沙瑞金笑的一脸厚颜无耻,把饭往桌子上一撂,坐下吃了起来。


整套动作一点儿也没有什么拘泥的意思。

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李达康非常无奈,这个省委书记,也太……关心自己了吧。


这个世界是个功利的社会,一切行为都是受着目的的支配。

正所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沙瑞金,肯定看上自己什么了。

难道……

李达康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恶寒。


尽快切割,一定要尽快切割。

自己不能清清白白了大半辈子,最后就这么……被潜了。

想到这里,李达康咬了咬牙。

他做了一个在沙瑞金看来求之不得的事情。


“沙书记啊,有空晚上一起吃顿饭吧。您不是一直想和我把酒言欢吗?”李达康笑的格外灿烂。

但他还是另有所图的。

他很少算计别人,但是毕竟还是跟着赵立春待过一段时间——他的那位以江湖气息著称的老上级。

虽然在他教给他的,在他眼里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要想在这宦海中沉浮下去,这点本领还是要有的。

官场的这种小九九,经过多次实践过后,还是卓有成效的。


这才是一场,真真正正的鸿门宴。

赴宴者,正是这位汉东一把手沙大书记。

有色 心,也有色 胆的沙大书记。


京州的夜晚还是平常的夜晚,但是,在省委四川路的一栋小楼里,上演着不一样的画面。

心怀鬼胎的两个人啊。


为什么是在沙瑞金家摆宴,这是李达康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俗话说的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再说了,他也不太相信沙瑞金真的能做出来些什么。

觥筹交错,明晃晃的灯光下,两个透明的酒杯一次又一次的相碰。

“沙书记啊!咱们来谈谈,谈谈那个——对,懒政学习班!上次在京州搞了这个试点以后啊,您别说,效率还就……”

李达康笑着说,边说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灌下了一杯白酒。


他也不想想沙瑞金能听得进去吗!

沙瑞金现在脑里想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对,极其不正经。

白送上门来的,能不要吗!


“诶,达康,我的达康书记,你的那个视频我也看过了!说的那可是慷慨激昂啊!来,不说这个了,喝酒!”

沙瑞金其实有些醉了——但他绝对的自信,先倒的绝对不可能是自己,肯定是李达康。


李达康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我就不信你比我能喝!

谁先醉,谁就输了。

其实李达康也真够冒险的。

沙瑞金输了,输的是面子。

自己要是输了,输的可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沙书记啊,沙书记?”看着沙瑞金咣当一下趴在了桌子上,李达康推了推他。

没反应。

再推。还是没反应。

李达康笑了。

还想装大头蒜,呦呦呦,先倒了吧!


李达康本想推门就走,可是本着人道主义,他也得把沙瑞金先弄到床上去。

毕竟,在他看来,老沙这人还不错。

真沉啊!

李达康连拖带拽,把沙瑞金好不容易扔到了床上。


“晚安,沙书记!”达康抬手系上了风纪扣,冲着黑暗中笑了笑。

这笑真是无比得意——比他入省委常委的时候的那个笑还得意。

从某些方面来说,李达康,有些孩子气。

对,虽然这样形容不好,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沙瑞金这叫什么,偷鸡不成反被蚀把米。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达康在无意中好像对沙瑞金多了很多关注。

这是不是证明,他不是他的过客了呢?

一切努力都不会白费。

『段子』如何正确地调戏达康书记

K

未满十八:

*抽十个点红心的小可爱送【ABO】沙漠玫瑰的车


*抽三位评论的小可爱送【ABO】全系列的文包


*抽一个心手评的小可爱送一个巨大的沙李车车包


#跨年快乐❤️


———————————————————


调戏咱们性冷淡(划掉)严肃的达康书记,需要了解以下几个事项。




1.


李达康最喜欢的花是玫瑰,特别是林城的玫瑰。




2.


他不喜欢外人大谈他在金山的黑历史,如果他自己愿意说给你听,那么你们就是真朋友了。




3.


不要在公共场合耍流氓,不然李达康会立刻对你破口大骂。


“沙瑞金,干什么呢你!”


看,这就是反面教材。




4.


午休的时候,在办公室偷偷情是可以的。



沙书记会以散步为理由,偶尔在中午的这段时间跑去市委的办公楼。这个时候大家吃饭的吃饭,午睡的午睡。一个省委书记还是很容易混进去的。


“达康,想我了吗?”


“经常见,想个屁!”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我算不算喜欢你好几辈子了?”


“别贫!”




5.


李达康受不了那种赤裸裸的目光,让人感觉背后一凉。


“沙瑞金,要做赶紧的!有什么好看的!”




6.


如何让他主动?只要你手上有他想要的东西。比如你是一个省委书记的话,他会很想你给他快点批项目的。




7.


开始调戏的时候,你可以跟他谈一谈工作,让他放松一些。


“等等……干嘛动手?”


“你耕耘太平世界,我耕耘你……”


“沙瑞金,你强词夺理!”




8.


如果你要非常成功地调戏李达康,直到成为他的爱人。


成为沙瑞金不就好了嘛。






留言:沙瑞金,你多大脸啊你!

『当原著李遇上原剧沙』5

李达康起床……不,起地板的时候感觉自己整个康都不好了。昨晚做梦滚山坡,然后就从床上掉下去了……

“咳!”

很响亮的一记咳嗽,嗯,感冒了。


默默地爬回床上去,毕竟现在还早。大周末的,又没有会议,不需要那么早起床。

被窝里有个热源,忍不住靠过去。当摸到那个可怕的腹肌之后,李达康像烫着一样缩回手。

啧!忘记自己床上还有个省委书记了!怎么办,那个李达康会怎么做?要早安吻嘛?还是……


去看看日记吧,也许有思路呢!

李达康正转身想溜出去,就被身后的人抱住,他的脑袋还抵了过来。

“早……达康。”

“沙书记,早。”


冷静,告诉自己这不是在床上,嗯,不是在床上。

然后沙瑞金就搂的更紧了。

“九点钟,小白过来接我们。去林城,你还记得吗?”

“啊……当然记得。沙书记是要去林城……去,看玫瑰园?”


再一次佩服自己的智商。

“对。昨天的林城玫瑰很香吧,听说还是咱们的李大书记亲手种的品种。”

“嗯……对……”


天知道自己种了什么品种。

你怎么不问问我种了什么品种的荷花?


“说了好久的要去,没想到就拖到了现在。”

李达康感觉沙瑞金的手开始不老实了,赶紧拿开。

“沙……沙书记,要起床了。”


挣脱了他的怀抱,马上拿起衣服穿上。床上,是个不可久留的地方,记住了。

杏枝没来,不过冰箱里有早餐,热一热就能吃。李达康在厕所洗漱,沙瑞金倒轻车熟路的从另外一个地方找出另一套洗漱用具。

靠,连自己都不知道那里有。


不得不说,这个李达康和沙瑞金真的是亲密的要死了。

“咕嘟咕嘟……”

刷完牙了,用毛巾洗个脸,再把毛寸梳平整。又是一个一丝不苟的李达康。


早餐过后,两个人一起看了早间新闻。白秘书很准时,在楼下恭候两位书记上车。

林城的花市挤满了人,路边都有玫瑰花的点缀。玫瑰园里也有游客在赏花,人海中两位书记扮作普通的游客。


李达康从刚进来就开始手心冒汗,自己了解了近十年这个玫瑰园的发展情况,还有开展的活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达康,这个是什么品种的?”

沙瑞金指了指面前的花,李达康觉得要收回之前的想法。这玫瑰和玫瑰之间,除了颜色真的,看不出什么区别啊!


“这……这,应该是浅粉玫瑰。”

“那个呢?”

“艳红玫瑰!”

“前面那簇是什么?”

“深红玫瑰!”

“原来,它们是用颜色来命名的吗?”

“对!”


“不对!”

一个老花农扯着嗓子喊着,他种了一辈子的花没见过这么强词夺理的游客。不知道就不知道嘛,瞎说个什么劲啊?


“粉的是大桃红,那两个红的一个是路易十四和香格里拉。都是当年林城的市委书记李书记指定种的,从这走往左拐有志愿者服务站,您们可以去那拿一份宣传单。”

“谢……谢谢……”


沙瑞金在一旁笑着,两人顺着小道走入花园深处。找了一处僻静的亭子,沙瑞金开口了。

“你不是我的李达康吧。”

『当原著李遇上原剧沙』4

沙瑞金没有立刻把人弄上床,倒是拿出吹风机给这人吹头发。李达康的灵魂在上蹿下跳,可是身体却想要就习惯了这一切似地安分着。这双手不像那个沙瑞金那样白胖,它是有力的,随时能把人的脑袋弄出一个窟窿。

可是它没有如此暴力,它只是被主人用来轻柔地抓拿头发。李达康忍不住闭眼感受,这种事情以后应该经历不到了。

“干了。”


把吹风机放在一旁,沙瑞金开始解李达康的扣子。

“沙书记,这是要干什么?”

“做爱做的事。”

嗯?直男李达康一时间转不过弯,什么?做,爱做的事?


“什么?”

“做爱,做的事。”

李达康知道个屁沙瑞金爱做的事啊,要不现在打电话给国富同志问一问?


“一脸懵了的样子……达康书记这种表情可不多见。”

沙瑞金笑着把人按倒在床上,不顾李达康的反抗给他盖好被子。自己也把外裤外衣脱了,到被窝里抱住他。

“今天放你一马。”


卧室的灯被关了。李达康只能隐约看到沙瑞金的轮廓,耳边只能听到他的呼吸声。不敢动,被省委书记抱着睡觉,五十多年来头一次。

现在才差不多到十点,不符合李达康睡觉的生物钟。躺着,想着。明天或许自己一睁眼就能回到自己那个正常的世界吧。


他怎么会不知道这里的沙瑞金和“自己”是个什么关系?

自己不爱把内心的感情倾诉给别人,但是会把它们揉到笔墨里泼洒在纸张上。一封封被夹在书架深处的情书,代表了一切。

只是李达康不敢相信,不愿相信,这世间真有这种爱情。而且对象是沙瑞金。


困意慢慢上来了,可能是因为他的怀抱太暖了。

以往梦里只有太平世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香荷园里多了两个人影。


是自己和那个白胖子。

“喂!沙瑞金!”

没有人理他,看着自己的脸上绽放出花一样的笑容李达康脸都绿了。他伸手想要抓住“自己”,做不到。


然后梦境又一次扭转,是这边的沙瑞金和李达康走在玫瑰园里。如果说梦外面的沙瑞金对自己是温柔,那么梦里沙瑞金对那个李达康就是将柔情化作流沙,不愿意松开心爱的人。

明白了。


“爱情都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说出这么矫情的话了。

可能真的是孤独久了。

不会爱人了。

不会相信会被人爱了。


“李书记,过来这边!”

“孙连城,你不是去少年宫了嘛?”

孙连城一脸茫然,然后拉着李达康要去看什么项目。那应该是光明峰,弄的一个什么滑沙项目。

“李书记,准备好了嘛!”


等等?李达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站上去的。然后就……开始,滑。

滑了两三米就摔了出去,滚下了山坡。可能梦境真的神奇,自己滚着滚着变成了两个人,然后出现了两个沙瑞金。


“达康,你没事吧?”

“达康书记!”

两位,别只关心他呀!这还有个人!


“李书记呀!”

看着跑过来的孙连城,李达康白了他一眼。

“你应该退党。”

『当原著李遇上原剧沙』3

李达康刚吃完晚饭,正在浴室里洗澡。没有听见敲门声,沙瑞金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又后退看了一下。没错呀,有灯,是有人的。打个电话看看……

“喂?”

那边传来水声。


“达康同志,不打算给我开门嘛?”

李达康差点吓得手机都掉了

“您什么时候来的呀……等等啊。”


抓了个浴巾把自己擦干净,胡乱地套上衣服,头发还在滴水都没有注意到。

“哦?你准备好了?”

一开门就被一大束玫瑰花撞了满怀,对沙瑞金说的话也感到疑惑。准备个屁!


“嗯……沙书记晚上好,您来我这是为了?”

“够了啊。虽然在外面要顾及形象,但是,现在是私下。达康,别那么拘谨。”

我看你倒一点都不拘谨!


沙瑞金把外套脱了,放在李达康的手上。如果是以前的那个李达康会顺其自然地帮他挂在衣架上,然而这位……手一抖,掉地上去了。

“病了吗?”

沙瑞金拉过李达康的手,另一只手还摸上了那人的脑门,不烫啊。李达康觉得脸上热热的,屁呀!对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脸红的!


“没,没事!谢谢沙书记关心!”

赶紧把衣服捡起来,挂到衣架上,并把玫瑰花放到了餐桌上。

“我的达康书记,今天怎么跟个兔子似的。”

沙瑞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李达康想了想自己以前是怎么面对这个死胖子的。嗯,一定要让他看到自己强大的政治存在,而不是当兔子。


“沙书记,您坐。我去给您泡茶。”

冷静了下来,想想既然省委书记找上门,那就要好好利用政治资源不是。顺手找了张规划图出来。

“沙书记,关于光明区的事情,您看这个光明湖啊……”

沙瑞金觉得自己的老花还没有那么严重,光明区哪里有湖?


“咳,达康。你说的是光明峰吧?”

李达康被噎了一下,一时口快忘了这一点,现在这里不是光明湖而是光明峰。不慌,一个一霸手不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慌张的。

“这里的轻轨四号线,我想……”

之前想了好久的东西没来得及跟白胖子汇报,倒来这边练练手了。


“这个,你之前不是提过了吗?这次说的,倒是有些细节不一样了。”

完全被制约着,李达康觉得这个沙瑞金,真难搞。

“哦?可能我忘了……抱歉啊,沙书记。”

“没事。哪天也是你说梦话来着……”


哦,说梦话啊。嗯……嗯?说梦话你知道个屁!

李达康还没有反应过来,沙瑞金就把人拉入了怀里。李达康真实地感受到,撞在胸肌上的感觉。


“最近是累了嘛?我的达康书记,怎么变了个样似的。我说过,工作的事情可以慢慢来,有我给你撑腰。别累坏了自己。”

温柔,又很霸道。


还没有来得及推开,这人就拉着他走进卧室。

“不!沙书记,还没到睡觉时间呢!”

尴尬。

“哦?”

真尴尬。

这绝对是这个身体本能说出来的!李达康在心里辩解道。

『当原著李遇上原剧沙』2

“达康……冷静。”

沙瑞金用手堵了堵耳朵,完全没想到这人有这么大的反应。

“你究竟怎么了?”


“这话该是我问你吧?沙书记,您这是什么意思?”

李达康警惕地和沙瑞金保持了一段距离,这时正好电梯门开了。李达康赶紧迈开长腿往外走,完全不想理后面的人。


“我晚上去你那找你啊……”

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等李达康回到办公室,暴躁地踢开门进去。找到柜子里的第三个抽屉,烦躁的时候就很想抽烟。


“艹!”

只有一堆文件,连个烟头都没有。难道这个我根本就不抽烟?

“李书记,您找什么呢?”

“没什么……”

想起了什么。


“小金,把你的烟借我一根。”

金秘书茫然了,自家书记不是不抽烟的嘛?莫不是查自己有没有戒烟,记得上次他想没收来着……

“磨蹭什么?”

“好……”


摸出了烟盒,李达康瞥了一眼……

“算了,你出去吧。”

大老爷们抽个屁草莓味的烟……等小金出去之后李达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不过这个身体,的确没有烟瘾。嗯,不知道这位去到自己那个老烟枪的身体会不会感受到抽烟的快感。


习惯性地想推推眼镜然后开始工作,啊,今天没有眼镜。翻阅了办公室里有的资料,发现这些东西都是熟悉的,没有特别大的变动。甚至觉得他做的更顺利一点……

“运气这么好啊。”

给省委的文件都很快地批了下来,工作笔记上还记了一些沙瑞金说的“重要建议”。算了,才不管那个白胖子做了什么。


中午的时候,李达康一边看着新闻,一边吃中午饭。果然新闻是最下饭的东西了,电视里开始播报林城玫瑰园的事情。

“这是个什么地方?”


摸出手机查了一下,哟,还是“我”弄的?种玫瑰,肤浅!

“今年玫瑰花花期到来,开园第一天招待游客已破十万……”

李达康差点被饭呛到,好吧。玫瑰园比香荷园强一点,就一点点哦。


下午没有什么会要开,李达康没有坚持加班。他打算把家里的一些东西看一下,了解一下这个李达康。

沙瑞金让白秘书去买了一束林城玫瑰,他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发型,又是一个迷人的老帅哥。

“白秘书,晚上我给你电话,你再来接我。”

“好的沙书记。”

怕是不会有电话来了。


“哥,我走了啊。”

“嗯?家里有事儿啊?”

“怕耽误您的事儿啊。”

李达康不解,自己能有什么事?


沙瑞金的车开到楼下,里面的灯开着。他下车,敲了敲门,里面的人应该会感受到惊喜的。

『当原著李遇上原剧沙』1

存了一年的脑洞。

————————————————————

早晨五点半,李达康根据生物钟正常起床。习惯性地想去摸眼镜,发现没有。揉揉眼睛想看看是不是掉到地上去了,然后发现自己多年的近视竟然好了。

“是不是老花了?”


李达康按按眉心,想着下班的时候再去配副眼镜吧。洗漱,看报纸。六点钟开始看早间新闻,杏枝在厨房开始做早餐。

电视里开始回顾昨天的事情,是省委书记沙瑞金出席某个会议。

“什么时候的事儿?”


李达康的印象里好像没有这件事情,也可能没太在意吧。镜头慢慢拉向沙瑞金那边,这就不是自己的记忆力有问题了吧?

“那个大白胖子什么时候瘦下来的?”

“哥,你在说什么呢?”


“没事,就觉得这沙书记看起来有点变化。哎,杏枝,你之前说手机直播里面有美颜功能,那现在电视直播是不是也有啊?”

杏枝看了一眼电视,有什么变化?不还是那样吗?

“哥,你是不是该配副眼镜了?”


“对,我是有这样想的。早上发现我眼镜不见了,等会我去给你找找我上次体检的表,你买菜顺道帮我去配吧。”

然后杏枝看着手上,写着两个眼睛都是1.0的体检表。深度怀疑:我哥今天是不是病了?


例行常委会,还没开会之前大家都在外面互相寒暄。等沙瑞金到了才走进会场,

“达康同志,早上好。”

“哦,早上好。”

一副你欠我百八十万的样子

“身体不舒服嘛?”

“没有,谢谢您的关心。”


李达康想起有什么不一样了,沙瑞金的眼镜没了,今天大家都弄丢了眼镜嘛?然后他整个人……嗯?结实了许多。

今天,不一样的事情太多了。以至于常委会上沙瑞金竟然能够这么霸气,真的是那个大白胖子嘛?

“达康同志,你有什么要说的嘛?”


“哦,刚刚沙书记说的问题我有几点想要补充……”

完美配合?啊……以前明明就是沙瑞金笑着看各位斗嘴,然后再做总结。可为什么现在其他人都在看着,还要一副很应该的样子。难道大家没有什么想说的?

李达康说完之后喝了口水,

“李达康说的没错,我们的确应该……”


会议结束之后,李达康收拾好了东西想走。然后沙瑞金也走进了电梯,小金和小白莫名地不在。

“心情不好吗?”

沙瑞金靠了过来,还伸了个手过来搂住他的腰。

“沙书记!”

干什么呢!

李达康很惊讶,以及,感受到了对方的肌肉。

是个屁的沙瑞金,自己不会是穿越了吧?

乱七八糟设定下的一个故事1

汉东大地一分为二,北边的赵国,南边的京州国。京州郡本是汉东的腹地,却被一个叫沙瑞金的人带兵给攻克了。赵立春带着一众大臣将士向北撤退,重新定都。


“国初立,百废待兴。朝中无人能堪当大任,陈老又已经归隐,着实需要人才流入我京州国啊。”

“王上叫臣来,定是心中有了人选了。”

“国富果然是了解寡人的。你还记得京州原来的那个郡守嘛?”

“有一些印象。但是一个小小的郡守,竟然能让我王留心,定是有过人之处。”

“他名叫李达康,他刚上任的第一年就让京州郡的各个粮仓都储满了粮,其后又做出了许多举措招揽了天下商人。这个人,寡人想要。”

“可他好像被赵国国君绑回赵国去了。”


赵国的庙堂上,李达康像个雕塑似的,直挺挺地站在一边。赵立春这个国君穿着华丽的袍子窝在椅子里,他用精明的眼神打量下边的人。

不用他说话,自然有人替他表明心意。


“臣启我王,半年前我王便下令让李达康修缮城墙以抵抗逆贼。不曾想,他一个小小的郡守如此胆大妄为,竟敢把整个京州郡献予敌国。”

“高育良,你血口喷人!”

“李达康,别激动嘛。”

“我激动了嘛?!我王,高丞相身居庙堂之中,怎么能够得知下面的民意。大风商社的人早就与外勾结,所以才有了正月十六的那场大火。为什么京州能丢?因为民心已经不向着我王了,因为有些官员太贪心了!”

“李郡守,现在我们是在议论你丢了京州的事情,别把话岔出去。”

“祁同伟将军很有高见啊,那怎么不见你的援军到来呀?”

“我……我!”


祁同伟被顶的哑口无言。在赵家这棵大树之下,又有汉大帮的人。李达康算是深陷泥潭了,本来也不抱着什么好的希望,大不了也就是掉脑袋嘛。就算死,也不想与他们同流合污。

“明白了。李达康,你先回家候着,迟些日子再给你安排差事。”

赵立春开口说话了,他不想李达康那么快死。在君主的角度看来,李达康这个人很有用,可以制衡汉大帮,也可以用来拉拢民心。


“我听说,吕州郡有个治水的能人。”

“对,那人叫易学习。”

“国富,我觉得咱们可以去见见这个易学习。”

“那我去给王上安排一下。”

李达康这个人,一定要得到。沙瑞金一边拨弄着王冠上的珠子,一边想着。

『灵魂互换+冬泳』有毒的一天

这是谁!不会是过去的我吧?

沙瑞金看着自己床上的人,不对,自己床上的自己……也不对!之前高育良家里来了个高老师,那自己难道也要遭遇一次?


这都不是重点!李达康呢?

“达康?!”

嗯?这个声音,不像是自己的。但是床上的人明显被吵醒了。


“沙瑞金!大早上的喊什么?”

好的,他倒头又睡了。

不行,这绝对不行!

“醒醒!你没发现什么不对吗?”

两个人站在镜子前面,才彻底认清事实……灵魂互换这么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东西,降临在自己身上。


“先别感叹了,说说,怎么办?”

“这……先把今天过去再说吧,我去给你找我今天的工作安排。”

“今天不是要开常委会嘛?把你准备的那些会议资料都给我!不然肯定得穿帮!”

紧锣密鼓的折腾着,好在最近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嗯,也就那么几点每次都要提的,还有一些小的注意事项。随便吃了点早餐,两个人下楼去了,坐上了两辆不同的专车。


“沙书记,您今天出来的比平常晚了些,是个李书记交代得久了吧?”

嗯?这个司机怎么这么多屁话的,这算打探领导隐私吧!而且这种私人关系,不能透露出去的。

“我和李书记也就是交谈工作,谈到夜深了所以我才在他这留宿的。还有你,专心开车,下次别问这些有的没的。”

咦,今天的沙书记好凶哦。


而另一辆车上的“李书记”倒是春风满面的样子,不是沙瑞金的魂在高兴,只是他习惯面带微笑而已。但是李达康就不一样了,平常就板着个脸的。

“李……李书记,是我车开的不好吗?”

“挺好的。”

“您笑着不说话,怪慎人的……”


很快到了常委会的会场,沙瑞金捏了捏自己身体的脸。

“我说你,别摆这么难看的表情啊。笑一笑,像我平常那样。”

“那你也别用我的脸笑的那么欢,特别是看到高育良的时候。”

“好,那你之后发言我配合着你。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众常委都陆陆续续地来了,沙李二人也停止了窃窃私语。这场会和以往的会有一点点差别,就是李达康接话接的多了。还有就是,沙瑞金竟然会对一些话透露出……讨厌的表情。平常喜怒不露言表的省委书记,突然这样让看到的人觉得背后一凉。


莫不是,沙瑞金对李达康有什么不满了……高育良在心中猜测着。会议结束之后,两个人都要回省委的嘛。高育良就很自然地,很顺路地跟在“沙瑞金”身后。

“沙书记,今天心情不太好?”

“没有,育良书记多虑了。”

“有的人的他是比较犟,还是得多担待。”

“你说我吗?”

嘴快一不小心说错了……

“我说咱们的李书记呢。”

“好的,那你就别说了,我不想听。就这样,育良书记,你的办公室到了。我走了。”

怪了,以前在他面前打李达康小报告的时候好歹会周旋一下,今天怎么就那么快拒绝听了。


熬到了下班,这本来是相安无事的一天,本来是可以回去好好睡一觉然后迎接正常的明天。可从一开始,就证明,这是有毒的一天。

“老沙,你不是说和我去比一比游泳的嘛?怎么?忘了?”

“这……田书记,我说过吗?”

“你还想耍赖啊?谁前几天拍着胸脯说一定能赢我的,你别不是怕输了你那罐子茶叶吧?”

“改天改天,我今天还有事呢……对!我要去找李达康,交代一些工作上的事。”

“别去了。”

“田书记,我真的是因为工作上的事……”

“我没拦你,他人就在楼下了。”


三个人,在省委办公楼的大厅里。三位书记,你看我,我看你。

“达康书记,应该不会介意我先拉沙书记去游个泳吧?你也可以一起去观战。”

“沙瑞金”的眼里透露着不要,这么冷的天游什么泳啊!


“好啊。”

他们去了附近的体育馆,已经有好几个老干部都在那等着了。李达康意识到,原来沙瑞金不只喜欢打篮球……

“你会游泳吗?”

“小时候去池子里摸鱼的时候游过。”

“那行,以我的身体素质赢了国富不是问题的。你别给我丢脸啊。”


被推去更衣室换了泳裤,不知道是不是肌肉的作用,李达康没有觉得有多冷。做了准备运动,等裁判吹哨之后大家都下水了。嗯,很好,下水姿势很不错。

但是,嗯?人呢!沉底了嘛?李达康已经大半分钟没有露出脑袋来换气了。沙瑞金丢了个救生圈过去

“不行就出来吧!”

“李书记,你太担心沙书记了吧?”

“育良书记……”


水里的人,露头了,换了口气又沉下去游了。虚惊一场,最后算是平安上岸了。

“你不是以前游过嘛?”

“是啊,摸鱼就要沉下去摸嘛。”

“老沙,原来你不会游泳啊!早说嘛,这样看起来像我欺负你似的!”


告别了笑的像朵菊花一样的国富同志,两个人离开了体育馆。决定晚上还是去省委大院吧,毕竟李达康家里还有杏枝,被发现的几率太大。

晚饭之后两位坐在餐桌左右,对视,盯着自己的身体看,希望灵魂能够穿回去,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算了,我去看规划图了!”


各干各的去了,洗澡的时候……嗯,没什么好看的,反正在床上都看过了。不过李达康还挺喜欢这种有肌肉的感觉,看起来很强的样子。


时针走过了十点,到了沙瑞金要睡觉的时候了。但是用李达康的身体,躺在床上,就睡不着了。走到书房,嚯!平常十二点都不一定睡的人,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达康,达康,回去睡吧。”

没反应。


摇他一下,没反应。原来自己的身体可以睡的那么沉的嘛,开始怀疑一一六的晚上小白不是没来叫自己,而是叫了自己没有醒过来……

好吧,只有把人搬回去了。可惜李达康这个细胳膊细腿,只能抬起来一点点就不行了。一下子,椅子上的人重心不稳,摔了。看着真疼……

“嗯?沙瑞金,你干嘛!”

“我来叫你回房睡觉啊。”

“那你摔我干嘛……嘶……”


一觉醒来之后,身体换了回来,终于告别了有毒的一天。李达康觉得还是自己的身体好啊!


只是今天的各位看见捂着腰的沙书记,还有脸上带笑的李书记觉得这个世界变了,说好的沙李一生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