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钰琪

远方的明星掉了下来,我也不再期望什么偶像。从此以后,我会发光,照亮身边的人和事。

沙李文 含pwp 慎点

沙李,仍然是我的心头肉。
我以为我经历过那件事之后就写不出他俩的故事了,
没想到啊,下手就来。
到底是爱的很深,
到底是一路走来。
虽然态度还是比较消极,但是,已经不排斥了。
沙李,仍然是我心里的美好。

今天枸杞养生了吗:

这篇是我跟阿琪 @上官钰琪 对戏时写的 算是满足了一个小心愿 第一次写沙李pwp文 题外话 阿琪已经上高中了 希望你一帆风顺前途似锦 爱你❤
  “高书记,晚上好。”


  “晚上好,达康书记。”


  “高书记心情好啊,肯出来散步”(抱臂)“哪像我,成天窝在办公室里,这一天下来腰酸背痛的。”


  【推眼镜】“是,多锻炼挺好的。沙书记说过,每天锻炼一小时,幸福工作五十年嘛。”


 【微笑】“沙书记的指示没有错啊,我以后也要像育良书记一样多锻炼锻炼。”【准备离开】“那么育良书记,我就先走了,晚上还有会议要开。”


  “达康书记慢走。”(真不知道这李达康想干什么,跑来省委大院就是和自己打声招呼?还是,沙瑞金带他进来的?)


  【甩了甩袖子】(高育良也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自己的得力门生祁同伟又让他碰了一鼻子灰?算了,不想了,找沙书记要紧)


  【回屋去了】(沙李配,能成吗?政治流言,政治流言,能成真吗?)“哎,两个狐狸,要真弄在一起……”


  【已经来到沙瑞金的省大院前】【敲门】“沙书记,沙书记?”(突然后悔自己没有提前告诉白处长关于自己的造访,有些失落)


  【正准备离开,就听见有人敲门,还有熟悉的声音。谁这么晚了还要来办公室找我?小白也没有通报……】“请进。”【摘下老花镜放在一边】


  【看见沙瑞金后久违的笑容】“沙书记,原来您在啊。我敲门好半天了都没人回应,差点我就走了。


  噢?”【疑惑了一下】“可能我一时没有听见吧……那达康同志有什么事情需要找我汇报嘛?”


 【叹一口气】“没什么,就是突然感觉心里堵得慌,想找个人吧,说说话。易学习书记下乡巡视王大路也去美国出差了,也不知道可以找谁了。这不是,来找您了吗。您说,现在的我是不是特软弱啊?我这个人心硬了一辈子,不知道为什么,心又突然软下来了。”【苦笑】


  “达康同志有什么心事想和我说嘛?”【笑着收拾手上的东西】“也行,工作之外我们也是朋友嘛。你吃饭了嘛?”【把一些文件装到包里去】
【有些愣神】“啊?哦,我吃过了。瑞金书记您呢?”


  “还没呐,我让小白给我打包了一份。”【拉上公文包的拉链】“你是想在这和我说呢,还是跟我回省委宿舍?反正我一个人,也不用顾及什么。”【诚恳地看着他】


 【微笑】“我不介意的,老在办公室里解决一日三餐也不是事儿,我还是跟您一起回省委宿舍吧。


  “嗯……走吧”【开门让他先出去,然后锁门。这个点了,办公楼也没什么人。两个人坐着电梯下去了。】
 
 【沉默】“沙书记?”(发现沙瑞金看着地面)“您才是……”(等到沙金的目光看向自己时)【踮起脚勾住他的脖子】“才是我的心事”【吻了沙瑞金】
 
 【毫无防备地被人强吻,还是自己的男下属……瞳孔因为震惊而放大了些许,一把把人推开。】“走吧,小白。”【白秘书已经在电梯口等着了,自己走在前面,李达康跟在后面】


 【突然被沙瑞金推开,眼神有些暗淡,又看见白处长站在电梯口正了正身子】“嗯。”


 【等上了车,看着这个人像受惊的兔子还偏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看着窗外……】“达康同志,我理解你。”【小白以为我们是在谈公事所以没有往后看】“只是,操之过急总是不太好的。”


  “是啊,沙书记您说得没错,是我太毛躁了【微微点头】以后会改正的。”【又勉强笑了一下】


 【也没有看他继续说】“凡事都要按部就班,一步步地来嘛。虽然你的想法可以理解就是操之过急了,过于主动。”


 【突然鼻子一酸】“沙书记……沙书记,是,您才是我最感到操之过急的事。可是,我如果不操之过急,我什么时候才能……才能只属于您?”【声音逐渐变小】


  “老城改造要一步一步来,拆迁的问题需要等下级部门慢慢地调解。”【话题直接转开,好让前面的司机和秘书不要听到李达康在说什么】“老房子要拆,可一些文物性质的东西还是得保留。商人盯着地,可咱们政府得看着百姓的福利,还有国家的遗产吧。你说是吗?达康同志?”【看着他】
 【听到工作的话题心情平复了一下】“是的,沙书记。市政府也十分重视老城改造的问题,我们不能让子孙指着鼻子骂我们忘本啊!请您放心,我代表京州市市政府会给您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语气里还是带着些哭腔】


  “嗯,我知道你也有说不出的难处。政策下去了,人跟着干就是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作为总指挥你得稳住心情啊。”【和他靠近了一点】“该有的,总会有。”


 【还没从糟糕的心情中恢复过来,又听见沙瑞金说的那句话不禁又几分疑惑】“沙书记,您的意思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咧开嘴角笑了】“说话算话?”


  “省委书记说的话,你还不信了?”【到了地方自己拎着饭带着李达康进门去了,看见他眼角还红红的】“身为一霸手的李书记,也会为情落泪呀?”


 【抽了下鼻子】“那也要看我心悦上的,是哪一位比一霸手还要强势的神仙,是哪一位比一霸手更讨人喜欢的省委书记。”


  “省委一支笔的情话,是不是太拙劣了一些?”【开个玩笑,自己在餐桌前坐下】“你随便坐吧。”【拿起筷子就开始吃饭了】


 【没有搭理沙瑞金的话,却径直坐在沙瑞金对面,目光盯在沙瑞金身上】


 【吃了几口饭看着对方在看着自己】“有事就说吧,我听着。”【继续吃饭】


 【眨了眨眼】“没事,即使有事也得吃完再说。”【把手放在桌下】


 【不紧不慢地把饭吃完,然后把饭盒和一次性筷子扔掉】“我真没想过,你这么突然地表明心意。”


 【低下头抠着手】“是,沙书记。我这个一霸手哪次做事被您给预料到?今天赵东来告诉我,当断则断。我想不管怎么样,我不能对不起我这个想干事能干事的个性。虽然不是在这种事上。”


  “预料到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过这么突然的情况。”【微笑】“我没有说你做错了,只是我觉得惊讶而已。一霸手……嗯,易学习对你的监管也没能改掉你这个脾气呀。”


  “易学习哪能管住我这种事,嗯?我对您的感情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走向沙瑞金】“今天,我就向您表达我对于dang,对于人民,对于您的忠心。”【边走边解开自己的领带】


 【看他要做什么】“你呀,就是个急性子。多等一会儿都不行?”【指了指浴室】“你先洗个澡?”


 【把领带丢在一旁,凑到沙瑞金的耳边开始解自己的衬衣纽扣】“都已经开始了,我,洗,个,屁。”【用牙齿轻咬沙瑞金的耳垂】


 【揽住他的腰,看着他急躁的表情。腿抵在他两腿之间】“达康,省委书记的话都不听了?”【把他抱到浴室里去】


 【任着沙瑞金的动作没有反抗,手指点在沙瑞金的鼻尖】“在这种事上,我明明是主动。但如果沙书记要反客为主,好啊,我十二分期待”【脱下自己的白衬衣】


 【掐一把他的细腰,把他放进浴缸里】“别乱动。”【贴着他的耳朵说话,之后扒掉他的衣服裤子放到一旁。】“达康同志,怕痛嘛?”


 【手勾住沙瑞金的脖子】“我……我才不怕。”【身体因为衣物的褪去而有些发抖】“我害怕的是沙书记会拒绝我这个大胆的要求。”


  “霸气拍桌的达康书记也有怕的一天,还是因为我,这算不算是我的荣幸?”【看着他瘦弱的身体,不怀好意的摸了起来】“洗干净了,好睡觉。”【说的就像开会发表讲话一样正经】


 【听见他的话有些吃惊】“什么?沙瑞金,你给我扒得这么干净就只是为了睡觉?”【突然挣脱他的怀抱使用蛮力压住沙瑞金】“那么,沙书记,今晚就让您知道什么叫做李达康强大的政治存在。”


  “那达康同志,不愿意和我“睡觉”,那找我是为了什么?”【一只手压住他乱动的胳膊,另一只手继续动作】“达康同志应该知道一个道理,在面对更强大的政治存在的时候……该服软就应该服软……”


 【躲避他的动作】“当然,当然是为了……跟您……做……做爱”【因为沙瑞金的抚摸起了些反应】“沙书记,您看看我。相信您不会让我失望吧?嗯?”【在他的衣领上喷了口热气】
吻他,舌尖缠绵,只能含糊不清地表达自己的感情】
            下面还有 别急

评论

热度(26)

  1. 饲料厂今天枸杞养生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2. 上官钰琪今天枸杞养生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沙李,仍然是我的心头肉。我以为我经历过那件事之后就写不出他俩的故事了,没想到啊,下手就来。到底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