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钰琪

远方的明星掉了下来,我也不再期望什么偶像。从此以后,我会发光,照亮身边的人和事。

天上掉下个高老师3

高老师逼问高绿良,绿良再次心里苦。
————————————————————————
吴老师带着高老师去了学校附近的一个饭店,要了一个小包间。趁着吃饭的功夫,把他想问的问题都解答了。
“嗯?这个是玫瑰花茶嘛?”
“对,林城的。”
“林城不是一个矿产区嘛,什么时候还有这么文雅的特产了?”

高老师喝了一口茶,觉得挺香的。
“李达康过去之后就把它变成了一个旅游的好去处,林城玫瑰园能和吕州的月牙湖并肩了。”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李达康是谁,但是他还挺厉害的。我佩服他,能够有那么大的魄力,把林城的老病根给解决了。”
“哈哈……你后面可是和这个李达康是死对头呀……”

“祁同伟,你想上副省长,想该换门庭去奉承那个李达康就罢了!你为什么还要去陈老面前晃悠,我以前让你去的时候你怎么不去,现在倒好!你去人家家里给人家挖地的事情,省委常委们都知道了。你想干什么?”
“对不起老师,我也没想到会弄巧成拙啊……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人事问题已经被冻结了,你就安安份份地做好本职工作,不要给我在外面丢人。”

祁同伟安分地站在一边,以往自己这老师都是一股书生气。虽说平常没有对自己十分温柔,但是也见不着这样啊,怒火冲天的。
“老师……那个……”
“工作的时候叫职称。”
“育良书记……”

高育良一记眼刀甩过去,祁同伟又改了口。
“高书记,我让手下的人查了一下那位……高老师。没有找到符合的人,可能他真的是您自己。那我要不要帮他做个假身份?”
“先不要声张,说不定晚上回去看看这人就没了呢。”

等高育良晚上抱着自己早上一定是出现幻觉了的心情走进家里……嗯,关上门再打开试试。
“高书记,那个门没坏。”
“……你怎么还在这?”
“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如果我能找到回去的办法我当然会回去。你的问题我回答完了,那么你得回答我的问题。”
“有什么问题?想问问你自己之后当了多大官,做了多少政绩?”
“为什么和惠芬离婚?!”

中午吃饭的时候吴老师表面风平浪静地讲这件事情,其实眼里还是含着泪水。她不肯说出原因,高老师也根本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下午吴惠芬接了个电话,同事聚餐,她把高老师送回家就出去了。饭菜还是高老师自己动手做的,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平白无故地穿越了,但是依然很想问问,怎么自己就把最爱的女人推走了?
“爱情淡了,就离了。”
“那你还有脸和她同居?”
“为了芳芳,为了政治影响。”

“高书记!难道你忘了当初在汉东大学,就算穷也要留一笔钱给她买生日礼物,就算家里没有那么大的房子依然过的很开心的日子嘛?”
高育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什么都有了,权力,金钱还有名声。你偏要做那陈世美,抛弃发妻不成?”

“你是我,你以后也会这么做的。”
“我不会!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家要是散了我要这些虚的东西有什么用?”
“那就拭目以待。”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