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钰琪

远方的明星掉了下来,我也不再期望什么偶像。从此以后,我会发光,照亮身边的人和事。

天上掉下个高老师2

高老师英雄救美,绿良书记开会被怼「本绿良心里苦」
————————————————————————
吴惠芬倒没有急着给高老师讲这之后的几年发生了什么,而是从衣柜里翻找出一套适合的衣服给他换上。
“哎?我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嘛?”
“你身上的衣服不像现在这个时候的人穿的……”

大冬天的,要不是屋子里开着暖气,高老师可能已经冻死了。短袖短裤的,出去让人看见会吓到人的。
“谢谢你惠芬,大早上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情,我也没注意这一点。”

说着还真有点冷了……高老师穿上了育良书记的旧衣服。并不是老干部统一的黑色西装,而是一件白色的风衣。
“哎,他呀,从政之后呢穿的都是些单一的黑色。这件要不是今天去翻啊,还真把它忘喽。”
“这件我记得,那年冬天卖的很贵来着。我说了不用了,而你后面等换季促销和人家磨嘴皮磨回来的。”
“你记得,让我欣慰啊……没把它扔了,看来是对的。”

高老师把衣服和裤子都换上了,想着不出门的话在“家”里干坐着嘛?吴惠芬没这个打算
“高老师,正好今天学生们考试。我的助教又请病假了,我正愁再找一个人来监考呢。你要不跟我去学校吧?”
“高……高书记不是说了,让我不要乱往外跑嘛?”
“他是不想让他现在的同僚看见你,但是大学里无所谓嘛。”

当然,为了避免尴尬,高老师还是戴了个口罩。然后吴老师就开着车,两个人去了汉东大学。
与此同时呢,汉东省委正在开常委会。这是沙瑞金来汉东之后第一次召开常委会,众人都很好奇这新来的省委书记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育良书记,你这是什么脸色?”
“啊?达康书记啊,我脸色很好啊。”
“满脸忧愁的,是不是还想着帮你那学生祁同伟上位副省长啊?”
“哪儿的话?我这不是为大风厂出现的群体事件那件事担心嘛,你说到时候怎么和沙书记交差呢?”
“育良书记!”
“达康书记,别激动嘛。”
“我激动了嘛?!”
“谁激动了?”

省委书记来了,大家都不好造次。李达康憋着这口气,等着开会的时候给高育良怼回去。
“开会。”

“开考!”
吴老师坐在讲台上看着那群学生,高老师就站在后面看着,时不时地巡视。当然他也惊讶现在的科技那么发达了,以前可没那么高级的多媒体,都是手写的板书。现在看着PPT上打的考试时间和规则,觉得自己应该了解一下这个时代了。

历史系在考试,沙瑞金也把陈老请出来讲讲党史。虽无泪流满面,但也心中一颤啊。不知怎么地从党史牵扯到人事问题上去了……
“祁同伟同志就是靠吹吹捧捧上去的!”
“达康书记,这祁同伟怎么了,”
“我当时在市委秘书一处……”
“达康书记不如说清楚点,你当时是赵立春的秘书。”
“是,当时祁同伟在政保科,到了赵家坟上就哭啊!”

高育良推推眼镜,怎么也没想到李达康会扯出这么久远的事情,沙瑞金还听的一脸感兴趣的样子。能怎么办,自己提拔的学生怎么着也要给他找个好位置。
“祁同伟说不定是触景生情呢?”
“我了解过,他家是长寿家族。”

不免一番唇枪舌战啊……汉东大学这边就轻松很多了,高老师收好卷子给吴老师,就可以去食堂吃饭了。
“那个,助教小哥哥,能留个电话嘛?”
“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当面问吴老师。”
“这样吗……那谢谢啊。”

高老师成功拒绝了两个女学生的搭讪,跟着吴老师回了办公室。吴老师先一脚回去的,高老师在外面听到里面的人在讲
“吴老师,我那个公务员的事情啊,你跟高书记打招呼了嘛?”
“还没说呢,会帮你打招呼的,别着急嘛。”
“你不会忘了吧,看在同事一场的面上,帮帮忙!事成之后,不会少给你红包的!”
“你这是贿赂!”

高老师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对了,这明摆就是买官卖官嘛!
“你谁啊?出去出去,一个小伙子别乱听老师们说话!”
“我是来给吴老师送卷子的,不过我可以打包票,你口中的那个高书记是不会答应你这种请求的。”

高老师看这个人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来是谁了。瞥一眼他桌子上的东西,这不是原来和惠芬同届的小刘嘛,当时还一起来听政治课来着。说什么出国深造了,没想到也回到汉东大学当老师了。
“你是学生吧?虽然你是个成年人了,但是戴着口罩跟老师讲话很不礼貌的你知不知道?”

明显是想转移话题,没想到他还真那么……走上前去把高老师的口罩摘喽。
“高……高书记!您怎么来了,也不通知我们一声啊!”
“我是趁开会结束地早,来看惠芬的。顺便帮她收拾卷子。”

说谎都不打草稿了?
“是是是,您俩在这谈,我先出去了啊!”
真是人模狗样的东西!高老师在心中愤愤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抱歉啊,让你看笑话了。刘主任的儿子想考个公务员……不过呢,打小不爱学习,就想混份差事做做,我还没跟育良他说……”
“他也能当系主任?你也不用和高书记说了,他不会这么私相授受的。”
“噢……好……”

吴老师怕别的同事再认出他来,还是决定去外面吃吧。同时高育良在办公室吃着秘书送过来的饭,想想今天上午的常委会就血压高。沙瑞金来头不小,不是个好糊弄的人。
“老师……我来问问今天的常委会……”
“祁同伟,你把你老师的脸都给丢尽了!”

高育良用筷子很不文雅地指着祁同伟的脸,对方顿时怂了。
“老师,我是不是做错什么惹您生气了?”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