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钰琪

远方的明星掉了下来,我也不再期望什么偶像。从此以后,我会发光,照亮身边的人和事。

天上掉下个高老师1

完全源于语C群里的脑洞,大概就是一个左拥右抱的高育良被横刀夺爱的脑洞。「我是高绿良,我心里苦!」
————————————————————————
早晨五点,微弱的阳光刚好照进高育良的卧室。年纪大了睡眠就浅了,习惯性地翻身……
翻身……

似乎旁边有个人???不对啊,和吴老师是分房睡的,昨天祁同伟也没有来找自己呀,那这个人是谁?莫不是来暗算省委副书记的?顿时睡意全无!
“你是什么人?!”

高育良直接把被子给那个人掀开了,还好还好,不是裸的……看向那个人的脸,高育良想着要不再睡一觉?是不是太过劳累产生了幻觉?
“嗯?我是汉东大学政法系的老师,我叫高育良……”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高育良床上的人揉揉眼睛,因为没有眼镜的缘故看不大清楚。
“你是高育良?那我是谁?”

高育良和高育良大眼瞪小眼,这种情况的发生太不唯物论了!高老师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眼镜,育良书记也把床头的眼镜戴上,看清了对方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于是早上吃早饭的时候,第二个被吓到的就是吴惠芬了。
“高老师?”

离婚那么多年了,感情退去,但是吴惠芬心里还是记着高育良这幅让自己心颤的模样。有匪君子,在讲台上那一幅光芒万丈。
“惠芬呐,你还是那么漂亮。”

多少年没有听他夸过自己了?吴惠芬愣了一会,反应过来就挂上了笑容,这才是自己喜欢的高老师。
“你就不怀疑他是假的嘛?”

说不定就是有人冒充省委副书记呢?而且这个事情的确太匪夷所思了,年轻的自己穿越时空过来帮自己安慰前妻?
“我的确是高育良,不过我只是一个教书的老师而已。我和惠芬还有我们的女儿芳芳就挤在汉东大学分配的两房一厅的教师宿舍里……”

他讲了很多往事,还有和吴惠芬的结婚纪念日等等。
“怎么样,高书记,这是你嘛?”

对质起来,高育良书记反倒忘了许多。什么结婚纪念日,如果你现在问他赵立春的生日可能他还记得清楚一些。
“那就让他先呆在这吧,先不要出去见人,以免误会。”

说着这祁同伟就来接高育良去上班了,虽然见过当面杀人毒枭逃窜,但是也没有见到过两个高老师啊!
“高老师!您……这……”

育良书记不想再解释什么了,究竟为什么会这样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好了,我准备好了。去上班吧。”
“好的高老师!”
“说了多少次叫职称,而且现在那位才是你高老师。”
“哦……明白了,高书记。”

然后育良书记就和祁同伟走了,心里希望着晚上回来的时候这个高老师已经不见了。
“这个小祁倒是倒是很亲近老师啊……”
“他不是你最爱的学生嘛?”
“什么我最爱的学生,只是他还有陈海侯亮平比较出色而已。而且惠芬,我最爱的学生是谁你还不知道嘛?”

当初高老师在讲台上讲课,座位上的女同学仰慕他,甚至喜欢这位幽默又博学的老师。虽然吴惠芬是历史系的学生,但是某次偶尔到政法系听政治课,就这么一见钟情了。
“你当时呀,挺喜欢在下课之后拦住我问问题的。多么可爱的女同学呀……”
“你还记着呢,可惜那高书记没那么好记性!”
“对了,你能给我讲讲之后发生了什么嘛?”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