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钰琪

远方的明星掉了下来,我也不再期望什么偶像。从此以后,我会发光,照亮身边的人和事。

【复健】还是会想起你

“哎哟!老爷子,您怎么又用刷牙的杯子喝水了!您的水杯在这呢!”


养老院里护工跟在一个老年痴呆的老人身边,看着他不让他干危险的事情。老人皱起眉头,看看手上已经有锈迹的表大声说道

“小金呢?!这都几点了,让他去取个水杯怎么这么慢?一会儿省委还有重要的会议要开呢。”

“老爷子,老爷子!您退休这么些年了,还开什么会啊?”

“你这个小同志在说什么?我才五十多岁而已,我还能再干它几年呢!”


老人嚷嚷着还拿起一份掉在书桌旁的京州旅游地图来看,嘟囔着

“杏枝怎么回事?不是让她把我的规划图放好的嘛?”


他抖抖地图上的灰,小心翼翼地把地图挂在墙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京州,手指时不时在上面描摹着什么。

没人会把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和当年雷厉风行的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联系在一起,可事实就是如此地残酷。从市委书记的位子上下来之后,李达康没能继续往上爬了。退居二线,去了政协。


“达康同志,这是你最后一次来开省委常委会了……在工作的方面,和你道个别。希望你能在另一个岗位发光发热。”

沙瑞金依旧用他柔和的目光看着李达康,只是和刚认识的时候不一样。两个人都老了,两鬓都染上了白霜。


“谢谢沙书记,我会在政协那边好好干的。”

在政协轻松多了,没有让人焦头烂额的文件,也不会有人在办公楼下面静坐示威。只是心里头空落落的,好像少了点什么?李达康觉得是一时闲下来自己不习惯了,就把头埋向了工作中。


本以为和沙瑞金就是工作上的道别吧,结果之后也没有什么私交了。接着他的任期也到了,北京那边把他给调了回去。

“挺好的,沙书记的家本来就在北京,他这是回家去了,挺好的。”

“老李啊,你不去送送人家?”

“我送什么啊我,要送省委书记的人多了去喽。”

“嗨!当年那沙李配传的沸沸扬扬,我以为你和沙书记私交也挺不错的呢。”

“没那回事,就工作关系而已。”


在工作上他们的确是很好的搭档,李达康大刀阔斧搞改革搞经济,沙瑞金就在省委给他做后盾。京州前前后后接了几次峰会,慢慢也挤进了新一线城市。李达康政绩不错,可是当年的一一六,还有后面发生的华福公司职工讨薪,都把他拦在了省政府门外。

从政协下来之后,李达康就开始了真正的养老生活。佳佳在欧阳出来之后就去照顾欧阳了,大概一年也不会来见几次他了。养老生活就看看书泡泡茶,刷刷朋友圈看看老朋友们最近过得如何了。


杏枝抱孙子了,得回家帮着带孩子。李达康就得自食其力动手做饭了,有天买菜回来走在路上,不小心给车撞了一下。送去医院之后,倒没什么大伤,就是脑袋磕破了点皮。那一段时间倒是没有发生什么,可之后李达康就渐渐变得痴呆了。

“爸?爸?”


以前佳佳来敲门李达康肯定不管手上有什么事都会放下,立刻去开门。可是这次他突然想不起来外面的人是谁了……他很犹豫要不要开……

“我自己进来了!”


李佳佳掏出了钥匙,打开门之后就看着自家老爸站在玄关傻愣愣地看着自己。

“嗯?你怎么刚刚不开门啊?还让我费劲找钥匙。”

李佳佳放下了手上提着的水果

“你是谁?”

“我是你女儿啊,我是谁?”

“哦……对……”


越看越不对劲,李佳佳还是决定把人送到医院再查一查。


“你爸可能是因为脑外伤造成的老年痴呆,又或者是有家族遗传的因素……”

回去之后李佳佳不放心她爸一个人住了,但是接到自己身边,她妈那个脾气……算了,还是送到养老院吧!李佳佳还掏钱给她爸请了个护工,看着他。


除了有时候说话说不清楚,犯点小糊涂,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只是有时候就无缘无故地在那傻乐

“老爷子,您在想什么高兴的事嘛?”

“我在骑车呢!”

“哟,您和谁骑车?”

“沙书记啊,这环湖二十七公里您行吗?”

“沙书记,是不是咱们之前那个省委书记啊?”

“不对!你应该说,你行我就行!”

“这真糊涂了!得了,老爷子赶紧睡午觉去吧!”


在午后的阳光里,悠长的梦绕到了几年前。心底那份指点江山的快意,还有并肩建设城市的踏实,都让人不得不想起那段日子,那个人。

评论(3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