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钰琪

远方的明星掉了下来,我也不再期望什么偶像。从此以后,我会发光,照亮身边的人和事。

欢迎各位加入呀👏
我们很有爱的,现在也还剩很多皮的!
日常有性感陈海在线床戏,性感高育良在线搓澡,还有性感花花跳脱衣舞~

未满十八:

【群宣】抱歉占tag

『沙李组』
李达康是省委常委里少有的omega,但他的alpha,更像一个神秘的存在。
程度以为,凭自己的手段在市委宿舍一号楼装的摄像头一定没问题的。
“我说沙瑞金,你别这么猴急!”

被沙瑞金抱紧的李达康,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我好不容易才调到汉东来,刚来还到处调研的。难道达康同志,你就不想我?”

突然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Alpha天生的警觉性立刻让沙瑞金变的正经。曾经当过侦查兵的人,对这种东西很快就能判断出来。
“达康同志,电闸在哪?”

断电之后沙瑞金从插孔里拆出一个摄像头,另一边的电脑早就拍到他们拥抱在一起的画面。


『师生组』
祁同伟把高育良按在了他平常写书法的那张桌子上,露出了獠牙。
“老师,我闻到你身上血液的味道了……”
“你不要乱来!我警告你!”

高育良此时说的话就像空气一样,阻挡不了祁同伟下一步的动作。
难道这回真要死在他的手上?

祁同伟靠近高育良脖子嗅嗅,在这里咬一口可以品尝到最美味的血液。当然吸血鬼的伤害,也能置人于死地!


『上下铺组』
侯亮平拥抱住了陈海,没让他被车撞上。
突然一阵雷声——
“梦啊?”

窗户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让冬天留下了的寒冷更加刺骨。

说好的要来给陈海报仇,却又被停职了。侯亮平无力地坐在床上,捂着脸想想自己那铁哥们。
“猴子……”

侯亮平无声地落泪了,在他身后飘浮着的陈海真的想抱住他。可惜的是,灵魂触碰不了肉体,所说的话也不能被听见。


『亦往琴深组』
陆亦可曾经问过高小琴是怎么保养的,结果她说
“只要你没有心,你就可以一直年轻下去。”
“那高总,你就是个没有心的人对吗?”
“对。”
“我倒是希望你有良心。”
高小琴觉得良心这种东西,早就被权力的狗给吃了。
陆亦可劝高小琴不要再上祁同伟的破船了,可惜已经晚了。在监狱里的日子也不是太难熬,起码可以睡得着。
出去的时候都物是人非了,只有陆亦可还在等着她。
“哎,我都老了,你怎么还是老样子?”
高小琴抱着陆亦可,哭了。
泪痕流下,生出了皱纹。
因为有了一颗爱人的心,木偶不再青春美丽。


以上的脑洞只是脑洞,但是各位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去续写。不限制cp,只要够合理,日沙不是梦!
欢迎各位加入我们的汉东语C群:汉东省第一饲料厂
群号:799722733

链接🔗点击链接加入群聊【汉东省第一饲料厂】:https://jq.qq.com/?_wv=1027&k=5A0oKtK
故事由你来撰写,只要有用心有爱,木偶都能成人。时光不老,人义不完。
期待,你的加入。

求求你们!
救救孩子吧!
用你们发财的小手点一波关注吧!
还差九个人QAQ

超级话题,点击客服

申请话题

上下铺组

删去寒假开的《惟闻你》,开坑动机不纯,写不出好故事。
ABO的设定会继续用,慢慢写下一个故事

【闲扯】某琪教你调教cp(女版)

此篇仅献给人妻宁@宁静致远 
————————————————————————
琪琪课堂开课啦!【哔—】
咳!正经一点(._.)
调教cp是个技术活,在讲调教之前,首先你需要一个cp。至于怎么来的……去捡一个就好了对吧,在路上啊╮( ̄▽ ̄"")╭走一走看一看瞧一瞧望一望,总会看见有一些饥渴难耐【哔—】纯洁善良的单身狗们。然后你就可以捡一个了,2018年4月6号一个停电的晚上,某琪百般无聊地逛着群刷着lofter。就在流量快要用完的时候,有一只蠢宁说—要不要结成cp浪迹天涯?
ojbk【哔—】可以啊,这之前当然是有铺垫滴!2018年2月14日,这个年前又喜庆的情人节,我把lofter某宁静致远太太骗到群里。骗人进群是个技术活,要多用颜文字装可爱(◐‿◑)【ps:告诫各位小纯洁,年龄小不等于可爱】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哔—】交流爱好。
可是匿名语c让我们展露自我,开始恶战。战后发现,咦—对面这个个人技术不错哎~【哔—】然后蠢宁是我第【数手指】嗯……,第几个cp来着~算了,无所谓了。反正她是最蠢的就对了!
抓住蠢的特性,刚开始可以装可爱。结了cp之后就可以,猥琐欲为了【哔—】
鉴于以前失败的惨痛教训,cp不能一直去迎合!得打一鞭子,给一颗糖。俗话说小虐怡情,大虐伤身【哔—】趁她软,取她卵!【哔—】总之就是要混蛋,找准位置准备套路。
还有就是欲擒故纵,这一点似乎十分好用,是我在某人身上学来的。呵呵【哔—】半饱才会让对方更想要,对吧~实在玩的狠了,就装哭唧唧,反正lofter文字圈又不需要真哭。说不定我还在手机屏幕后面笑嘻嘻呢~
若发现自己的cp和别人结了情侣空间,要冷静!我们不如邀请对面的大兄弟3p吧,或者把某蠢宁吊起来打也是可以的。不生气,不生气~【佛系】
技巧就这么多,还是需要投诸于实践滴!(・Д・)ノ
【调教纯属娱乐,绝无恶意,不喜……憋着吧蠢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怕520结婚的人太多,这婚还是趁早结了吧!用老师说的所谓矫情的语言去写沙李结婚,我觉得还是可以的~我还要腻歪呢!哼!(●°u°●)​ 」」
【沙李ABO】结婚
(无车,只是找不到敏感词)
https://shimo.im/docs/DtzGqJ7gZJAjlmsS

写手的日常

【和某男同志的对话】
“你还有写那个……那个什么嘛?”
“沙李?大概……有吧……”
“我觉得我以后还是找个正义的人吧。”
“我不正义嘛?没偷没抢的。”
“我觉得你写的东西,不是人家那样想的。”
“人家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啊……而且我怎么可能和原作者写的一样呢?我只是个同人写手。”
鉴于某男同志说我不正义,几天后……
“有没有纸啊?!借点!”
“你先说,我正不正义?!”
“正义!正义!”
“我的文好不好!?”
“很好很好!你快给我纸吧!”
“然而我并没有纸~”

【某次考体育】
冲刺的时候脑子里都是喊节奏,李达康!沙瑞金!冲刺!然后到终点了,想的都是……人呢?
晃晃悠悠了一会,被人拉住。结果人家让我快点吧号码服脱下来,不要溜达了……

【某次写作文】
“你们以年夜饭为主题写篇作文,这是考验你们的写作功底的。”
贺文考功底?吓得我就把狮沙里的年夜饭写上去了,哼唧!当然,只是节选了康康和佳佳重修父女关系的一段……结果……
“全班这次作文都写的不好!我不看了!”
呜哇!我的贺文也不好嘛?!

【某次在宿舍讨论】
“我开始萌侯海了!”
“侯亮平和谁?”
“陈海啊”
“陈海是谁?”
拿手机给她们看……
“😯,床戏的陈海啊”

【侯海】无脑小段子(一)

@贫道江湖人 给我睡!!!

1、陈海醒来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侯亮平第一个跑过去医院。专车刚到,侯亮平直接把司机扯出来,自己开车去。速度接近超速,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陈海醒了!

“陈海!”

在一旁照顾的护士都吓了一跳,发现是侯局长就退开了。侯亮平握住陈海的手,真的像做梦一样……陈海。

“傻子……”

陈海用口型说了一下,昏迷太久,说不出话来。但心里还是高兴,这大圣爷什么时候为别人担心过呢?


2、反腐风暴过去之后可以松一口气了,陈海一时恢复不了,侯亮平还是替他当着这个反贪局局长。

“我说我的陈大局长啊,我可不想帮你干下去了~你得快点好啊!”

“知道了知道了……我也想快点好啊。”

陈海晚上在做一些简单的肢体复健,比如把水从一个碗舀到另一个碗里,串珠子,写写字什么的。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写的,高中的时候你的字可是被贴出来当模范的啊。”

“哎,你再捣乱以后就别来了吧!”

侯亮平坐到陈海身边,把身子靠过去,像大人教小孩子那样,握住他的手。

“没事儿,咱俩谁跟谁?跟着我来写!”


3、钟小艾随巡视组回北京去了,侯亮平干脆担起晚上看护陈海的任务。王老听了挺感激的

“哎!亮平,你从小就和我家海子好,没想到你对他这么好。阿姨真的谢谢你了……”

王老已经八十岁了,沙瑞金也不忍让她老人家熬下去,但他自己是省委书记不可能抽身来照顾陈海。前几次的看护总有做的不妥当的地方,侯亮平听说了这件事,就跑出来说要照顾陈海。

依然是晚上陪陈海做复健

“猴子……”

“嗯?怎么了?”

“那个……你把壶拿给我……我要……”

“这事啊?你把腿打开!”

虽然上大学的时候亲密,但也没有互相扶……现在侯亮平不仅帮着扶,还摸了个遍。

“你……你乱摸什么!我尿你手上怎么办?”

“那你就被给我舔干净呗~”

陈海【脸红jpg.】


4、一个多月后,陈海可以开始做下肢的复健了。循着医生的指导,手撑着两边的护栏尝试走动。腿能使力气,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很软,还有种麻麻的感觉……曾经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的事,现在却如此困难。

回到病房之后,陈海想着去走廊练练。干部病房嘛,外头还是比较少人的。扶着走廊的座椅,一点点向前走,侯亮平在后头抱胸看着。

“侯……”

突然陈海脚下一软,侯亮平发觉有点不对,马上上前抱住陈海的腰。不让他摔下去,并把人扶起来。

“还是我扶着你走吧,扶我比扶椅子安全多了!”


5、陈海的后脑勺有一道很深的伤,就算现在长肉了也有鼓起来的痕迹。侯亮平帮陈海洗澡的时候,都会盯着这道疤看很久。

“别看了……”

侯亮平把人擦干后搂在怀里,过去了这么久的事,回忆起来还是让人很难过。

“听着你出事,我宁愿那是我。”

“不……我没那个能力去‘闹天宫’啊,我现在不也是好好的吗?”

“要不我回汉东陪你吧。”

“那最高检那边?”

“至少要陪你到你能坐回反贪局局长的位置!”

陈海无奈地低下头,自己这个样子……真的还能回去吗?


6、陈海不想被当成残疾人来对待……

“海子,你怎么不吃啊?”

“你放下,我自己能用勺子吃。”

“哎,我都把饭送到你嘴边了,何必自己多此一举呢?”

陈海把头扭过一边,侯亮平把饭放下了,陈海刚想拿汤来喝……就给侯亮平抢去了

“你还和我抢吃的?”

侯亮平喝了一口之后,就吻上了陈海,汤一点点渡过去。陈海感觉喝口汤要窒息了……

“嗯?这种方式是不是比较好?”

“哪里好了!”

“那就请教一下陈大局长,哪里不好?”

“就是……”

“说不出来,咱们就继续。”


7、开会的时候,侯亮平回了一趟最高检汇报工作。这几天侯亮平不在的日子里,陈海感觉怪怪的……以往这猴子黏着自己还嫌弃他烦,这人一不在吧,怎么还有点想他?

「海子,今天怎么样?有没有好好吃饭睡觉洗澡复健上厕所呢?」

想……想个屁!

「我没事,又不是离了你活不了了。工作怎么样?」

「布置了一下新任务吧,这个回去再和你讲。」

陈海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会,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或者说,是说不出口。

「我想你了!海子!」

“这才几天啊?”,想了一会按了删除键

「我也想你」

【说明】关于暂时退圈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我十五岁生日(´・ω・`)感觉自己又老了一岁
在这个喜庆的日子,要宣布一个悲伤的消息,我选择暂时退圈,因为要中考
这个退圈意味着中考前不再写文,但是会冒泡看文,QQ周末偶尔上o(*////▽////*)q我不是失联,你找我我还是会回消息的
然后从十一月到现在,沙李圈总产116,261字,李金/金李5000+吧,明明我是一个手帐都写不了多长的人啊!
然后,在圈子里遇到了好多温柔的小姐姐,挺好的。
关于几个长篇,简单讲一下结局
《破阵曲》工伤事件,劫持事件,钢铁厂一把手落马,最后李达康外调,不甜也不虐吧,尽量贴合现实风
《惟闻你》作为宣战文,后面没有写是我心态崩了,可能会全面黑化,也可能是甜到鼾
《五十度黑》老沙开外挂,单方面对外黑化,骚操作保护康康
小段子的话
《恋与老干部》游戏给我有灵感就写,没有完结一说
活动
『视频改文』活动会一直继续,欢迎大家给我推荐视频
联文
唯一参加过的一次联文活动是春运,感觉挺不错的
暑假大概会和一粒一起写一个《红白玫瑰》,红玫瑰肯定是老沙,白玫瑰大概老赵,看操作技术
以上,就是暂时退圈说明,没有把文写完之前我是不会弃坑的!感谢看文的各位,以及产粮的太太!等我暑假回来吧(´・ω・`)

【沙李配】京州综合科日常〔一发完〕

@山中七日 交粮跪求答案!(((o(*゚▽゚*)o)))
【押注需谨慎】
1、京州综合科八卦组是个什么组……这是一个不存在于体制内,又是体制内人员组成的群体。
「不就是个群嘛?」—此为耿直的孙海平书记
「留点神秘感好嘛(╯°□°)╯︵ ┻━┻」—此为日常作妖的管理员金秘书
综合科由来已久,在小金教会自家书记玩QQ之后,就拿他的号偷偷创了群。
“这种东西我不太懂,你们年轻人自己聊吧。”
然后,群主李达康爽快地……屏蔽了群。作妖的小金把「京州干部群」改成了「京州综合科八卦专用群」。刚开始人还不是很多,都是严谨的老干部。但是小金作妖,拉上小白,这个群不仅有市委的干部,毕竟定的范围是「京州」,省委不也在京州嘛!

2、自从小白进来之后跟着小金作妖,开始把省委的同志扯了进来,然后作妖就变成了作死。
「小金!我好像干了什么不大好的事……」
「有啥不好的?你金爹罩你╮( ̄▽ ̄"")╭」
「我……我手抖把沙书记给拉进来了……」
「……Σ(゚д゚lll)我没你这儿子了,再见!赶紧把人踢喽!」
「不是,沙书记在我身边呢,还说……咱们这群挺有意思的。」
您有意思了,我们这些小同志就没意思了……看一眼群,嗯,名字叫金子?赶紧改了群名片「省委沙书记」,不能让别的小同志作妖!

3、沙瑞金正在翻着大家八卦的消息,发现自己群名片换了,这样就不对了,这样怎么和小同志打成一片呢?还是把名片改成了「省委金子同志」。小金怕这尊大佛作妖,紧急召开管理议会。管理们都是各大领导的秘书,也被群里群里的人戏称为「狗腿秘书帮」。
「沙书记进来,咱们悠着点(・Д・)ノ敌不动我不动,看看他要干什么!」

4、第一次常委会之后,整理会议记录的秘书们,赠这位新来的沙书记一个外号—汉东套路王!套路没有最深只有更深,一套挂一套,市委众小同志无比害怕市委老妈子李书记也被套路了。所以当被问到
「你们觉得李书记好不好?」—此为金子同志
「好啊,李书记对我们很好的⁄(⁄ ⁄ ⁄ω⁄ ⁄ ⁄)⁄」—此为作妖的小金
「还行吧,但是我觉得他太包庇高育良曾经的秘书陈清泉了,我上次在常委会上提他,李书记让我不要说……」—此为蠢蠢的孙海平
私底下金子同志找孙海平聊了一下关于李达康和高育良的种种,由于孙海平也是怼天怼地秒空气的那种,比较激动嘛,就忽略了小金的提醒。
「孙书记!那是沙书记啊!求您别乱说(((o(*゚▽゚*)o)))」
隔了两小时之后
「原来那是沙书记啊……我没乱说啊,都是实事求是的。」

5、在孙海平这边掌握了很多情报的沙瑞金,想着田国富说的秘书帮和政法系,是有那么点感觉。找机会当面问问李达康和高育良的关系吧。
“那时候在吕州,大概一年……一年零三个月,他是市委书记,我是市长。”
“你们还有一次交集,1998年。”
“是。”
在林城的路上,两个人谈了很多。李达康不像是八卦群里说的那些事里面那么凶啊,感觉还挺温顺的。很多问题上想到一块去了,回去的路上李达康看和领导的关系弄的差不多了。
“沙书记,那个……美国的事情只有一些老干部知道,您是从哪听的?”
“就你们那个综合科的群,小白在里面,他讲给我听的。对了,你不是群主吗?”

6、李达康并不知道综合科是个什么鬼群,打开手机才发现自己的群怎么被搞成这个样子?
「就算是言论自由,大家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份,我们是党员,是干部,这个名字怎么行?」
「京州综合科八卦专用群」被李达康强行改回「京州干部研讨群」,嗯……研讨八卦也算是研讨吧?
从未见过群主上线的众群员有点炸了,沙瑞金披着皮看市委的干部狗腿地发欢迎群主回归的消息……屏幕后面的李达康应该挺气的吧?

7、其实没有,李达康只是翻了一下记录,然后继续屏蔽。翻到几天前孙海平说自己袒护陈清泉?屁!那是让你们别窝里斗,好好给我搞建设。
这件事还是在李达康心里留下了印象,于是欧阳菁被汉大帮的人带走之后,加上赵东来过来说了一通陈清泉的问题。李达康一拍桌,拿下吧!
「《震惊!京州法院副院长陈清泉光着屁股学外语》」—由孙海平分享

8、从吕州回来,沙瑞金才听到了这件事的汇报,怎么听怎么像李达康报复汉大帮呢?要不要提醒他侯亮平并不是汉大帮的人……除了陈清泉的事,还有信访窗口和大风厂的事情,传的很热,小白说微博上也提了。
“走,咱们去搞搞李达康!”
小白以为自己听错了……
“搞搞什么?”
“咱们去看看,你打个电话给陈老,之后去看大风厂。”
小白趁机在群里说了一声
「我和沙书记要去信访局了。」
沙瑞金看见之后,嗯,不能被破坏了计划
“别告诉李达康,咱们去干什么!”

9、路上,沙瑞金才把计划告诉小白……恕白直言,您真是汉东套路王!李达康看着沙瑞金在信访窗口里对自己招手,孙连城这干的什么破事!
“你别心疼我!我活该……”
从这个角度看李达康,挺像小同志p的兔子康。看着这只小兔子一拱一拱地说话,还真有点心疼。
“你拉把椅子坐下吧……”
行!你不坐,那我出来陪你坐……然后就在信访窗口前谈起了懒政问题,达成了共识,懒政干部学习班一定要弄!

10、晚上,李达康回去之后重新打开了群
「@小金,你不是和白秘书熟嘛?为什么不提醒我啊!秘书,失职!」
「我哪想得到啊w(゚Д゚)w」
「是啊,李书记,其实我也不知道沙书记要这么做。」
嗯?什么时候白秘书也进来了,而且还当了管理员?发生了什么?
「噢,谁激动了?达康同志啊,你今天在沙书记面前不是说的好好的嘛,怎么回来就发脾气了?」
全群只剩李达康不知道金子同志是沙瑞金了,还以为是新进来的省委小同志呢。
「我不是生气,我只是觉得……这个方式挺不对的吧,没怎么防备。嗨,不过我也是这么整孙连城的,这一点怎么就和沙书记想到一块去了呢?」

11、金子同志和李达康谈了很多,李达康觉得这个小同志可以啊,对很多问题想的都很深刻。
“哥,你成天晚上抱着手机干嘛呢……规划图不看了?”
“没干嘛。”
“嫂子刚进去,您可不能那么快找新欢!”
“想什么呢!我和别的同志谈工作。”
“女同志?”
“男的!”

12、后来李达康怎么发现金子同志是沙瑞金的呢?毕竟是秘书出身,他发现这位金子同志一出来,大家对他太尊敬了……
“小金啊,群里那个金子,是省委的某位领导嘛?”
“啊?您不知道吗,那就是沙书记啊。”
李达康的反射弧可以绕地球一圈了,知道这点后,晚上回去
「@省委金子同志,沙书记,是您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我还当什么群主啊,您来了,您得当群主!」
完美诠释什么叫狗腿

13、掉皮之后,李达康也不找金子同志聊天了。沙瑞金挺郁闷的,是上下级关系阻碍了嘛?其实李达康只是觉得尴尬,思考了很久自己有没有和领导说什么不该说的,应该没有吧。
“达康同志,你停一下!”
“啊?有什么事吗,沙书记?”
常委会后日常留堂
“刘省长将要下去了,省人大的投票结果也出来了……”
“嗯……是吗?”
一一六,丁义珍,还能选上自己吗?
“就那么几票之差啊……”
“我知道,我本来就不抱希望的。”
“我是说,你,几票之差高于了常务副省长,我会把你推荐给中央的。没想到,达康同志在群众中间呼声这么高呢!”
沙李配,从政治传言,变成了现实。

14、李达康上任那天,群里也算是各种恭喜。既然去省政府了,要不要把群主之位给吴市长呢?他现在是代书记。
「不!李书记的位置谁都无法取代,反正咱们这是京州干部群。不局限于市委。」
「老吴,瞧你这小媳妇样!」
「哎呀,咱们书记当了那么久当家的了,现在要去给沙书记当小媳妇了。」
都说一二把手关系像夫妻,但是你们在当事人面前这么说真的好吗?然后李达康给大家玩了一个游戏,叫做全员禁言。管理员?敢动就全撤喽!
“凭什么我是小媳妇……为什么不是……”
听到旁边的人在嘟囔,沙瑞金凑过来
“不是什么?”
“没有没有,我没说什么!”
还腰疼的李达康,并不想再受一次。